霹雳魔封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霹雳魔封》是霹雳国际多媒体于2018年11月23日推出的第72部霹雳布袋戏剧集。
该剧集主要延续上一部《霹雳惊涛》,来自炽炼界的异魔者会掀起何种腥风血雨?来势汹汹的三教之战,谁人阻止?
中文名
霹雳魔封
外文名
PILI MO FONG:SEALING UP THE DEMON KING
其它译名
《封魔传説》
出品时间
2018年11月23日
出品公司
霹雳国际多媒体股份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台湾
拍摄地点
中国台湾
发行公司
大霹雳国际整合行销股份有限公司
首播时间
2018年11月23日
导    演
王嘉祥
编    剧
九日生、太平、周郎、东山、季幽、逆鳞、峤小鹤
主    演
青阳子疏楼龙宿佛剑分说剑子仙迹静涛君天道主玉儒无瑕夏承凛夜雨沧神荧祸元佛子谈无欲莫召奴净琉璃
集    数
60章
每集长度
60分钟左右
类    型
布袋戏
上映时间
2018年11月23日
制片人
黄强华黄文择
在线播放平台
优酷爱奇艺bilibili
语    言
闽南语普通话
上一部
霹雳惊涛
系    列
霹雳布袋戏第72部
闽南语配音
黄文择
普通话配音
北斗企鹅工作室
下一部
霹雳靖玄录

霹雳魔封剧情简介

编辑
圣龙吐焰,天道青阳战龙鸣;佛魔交兵,荧祸守心问奈何?
霹雳魔封
霹雳魔封(3张)
混沌虚无,夜雨红叶沧神踪;三教顶峰,宫灯再现紫龙威。
八歧邪神圣战过后,留下庞大的邪染侵蚀神州,黎民百姓遭遇浩劫。乱世之下,三名天命者应时而出。尘外孤标意琦行,为阻魔始造乱,挺身而出。刀狂剑痴叶小钗,也为了邪染之祸,踏入地海孤堡,步入剑宗的阴谋。阎罗鬼狱横行杀道,造天殷木吞噬神州生灵,佛剑分说为救天下苍生,负伤再出,重拾自我之信念,开启救世之行。面对三大魔头:魔始、剑宗、女帝,展开一场最激烈的战斗。
官方桌布
官方桌布(29张)
叶小钗领悟过往之道,回归剑之初心,对上最终之对手,剑宗。意琦行集合众人之力,联手揭破魔始的重重阴谋,与魔祸展开最终决战。而在此时,尊佛留下的伏笔,由近月观音完成了西煌佛界最后的计画,造天殷木断裂。女帝后魃不愿接受失败来临,开启最后的手腕,回归鬼狱之内,就在此时,佛剑分说重握佛牒,两人进行最终的战役。就在圣战终焉,偌大鬼河即将淹没西武林,大乘灵云寺首当其冲,早已进入生死弥留的奉天逍遥再度苏醒,他们要如何面对这场弥天血祸?
登场群星 登场群星 [1]
女帝最终的力量,意外打开了神秘的空间裂缝。诡异的炽炼界出现眼前,埋藏在深处的混沌之扉,隐藏着最神秘的万魔之尊,虚无。此时龙脑青阳子久违再出,挺身率领圣龙口一战来自炽炼界的异魔者六弑荒魔无敌战龙化战袍再出。就在此时,一名仙风道骨的绝世道者,也同时挺身而出,渊渟无迹静涛君。此人的出现,究竟会引动多少风云?同一时间,圣龙吐焰,自诩道尊嫡传弟子,神秘的天道主率领道盟再起,他与青阳子之间,会产生怎样的极端斗争?
乱世之秋,三教再出,高深莫测的夏承凛率领儒门重振声威,佛剑分说与风僧白云剑也重回佛门。佛剑分说与剑子仙迹疏楼龙宿,三人即将再续三教顶峰之会。来自炽炼界的三名异魔者,到底是何来历?近神人现 在又在何处?面对三教之战,莫召奴谈无欲净琉璃又要如何力挽狂澜?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尽在霹雳魔封

霹雳魔封分集剧情

编辑
    第1章:霹雳魔封
      吞寿恶口外,毕生铸世大业一夕倾毁,女帝后魃怒发悲狂,决心置苦境于杀戮;就在此时,来自无间的圣行者佛剑分说,重拾救世初心,再握印心佛牒,与女帝后魃展开最后一战。但见两人同将元功汇于神器,骤起惊涛崩云之势。
        鬼狱能量流窜,致使空间异变,天地之间,竟现一处异界通道,霎时紫电异闪,苦境再临灾厄。未知妖邪自裂界中蜂拥脱出,道门圣龙使挺身护守,但源源不绝之势,霎使豁青云等人险象环生。危急一刻,但见静涛君潇洒而临,一开道极封界阵。
        高峰上,月蟾独照寂冷态,一道瑰姿倩影迎风伫立,无声无语,冷视裂缝骤变、祸乱之象;清丽人影静默俯瞰战况发展,随后悄然消失在月华照拂中。
        粹心殿中,儒风复起,英士汇流,旌旗飘荡间,却见世代已替,主位更易。魔祸开启,动乱再现之际,只见夏承凛主持德风古道大局,欲重振声威,匡世扶道。

    第2章:真正的道主
      天道口外,道门人士齐聚喧腾,欲迎道门正统!尚在众人犹疑之际,赫见千里之遥的星河殿中,盘古开天达愿石竟现万丈光芒,一证来者身分了。武林再现新组织,归元道盟欲夺回道门正统。
        问刀坪上,青阳子为寻奇人而至,却忽逢快刀逼命,迅如飞影,凌空横斩而下。青阳子圣龙战袍自动化现,龙刀悍势以抗。极势相冲,竟见青阳子一时遭制,顿现破绽;不容喘息,刀者杀势再至。
        村庄内,魔祸开启,云忘归、慕灵风清剑同提,一对魔界五杀令。杀势倏起,纵是魔影飘忽,诡变难测,但两人行剑流水,剑芒旋射间,已夺上风。却见魔族体质殊异,竟是伤之不死,战入僵持,正当双杀摧动魔源,欲以命换命之际,忽闻清乐震荡,奏判生死。
        高峰上,月色下骤现一道神秘魔影,心绪难辨,一双锐利的眼神,冷漠注视着远处的枫叶小屋。风起叶落间,枫叶归根,只见异魔者剑锋倏出,直指远处。

    第3章:圣龙吐焰:见证道门之巅
      树林外,为寻云徽子灵识,奉天逍遥行至太阳归乡,奇遇灵云寺大主持,白羽忘云僧。白羽忘云僧指引明路,修罗血海十八重,无间旅程,去之不返;面对艰险,天迹、君奉天凛然无惧,决心前往。白羽忘云僧未加拦阻,却闻慈悲一叹,语出惊人:未来,注定一人独活。
        圣龙口上,天道主初展能为,竟使圣龙石碑复燃圣火,周遭百里霎时亮如白昼,在场众人无不惊愕。为定道门正统,天道主、青阳子双方约定三局比试,第一场术法之斗,由命真君嫡传弟子别惜楼,对上渊渟无迹静涛君。
        阴阳双途川,寂灭变数生,为杀元佛子,六弑荒魔手下再出,风僧白云剑挺身而出。风生剑起无形剑,斩业动杀惟一念,只见风僧剑起瞬间,恶业罪者,罪途霎然断绝。
        枫树小屋外,夜色静谧,眼见亲妹受沉疾所苦,病情日益严重,白少棠决心前往委托寻药。而在半夜醒来的白秋枫,不见兄长踪影,着急出门找寻,却遇匪徒截路。

    第4章:寒光冷照昔月影
      荒野上,为寻龙魂的豁青云,半途却逢异魔肆虐屠杀百姓,正欲出手援助之际,惊见月华耀目,横厉剑气扫荡而来。行动遭阻,异魔怒气骤升,联袂动杀;却见女侠身影飘幻,眨眼已将其引离战场。
        公开亭上,道门术法之争,静涛君对上别惜楼,以地上圆阵为限,率先踏出圆圈者败!随即,战局倏开,只见静涛君手捻道印,神兽祸斗悍势而出;别惜楼凭空结阵,无形剑气强势狙杀。闪避未及,静涛君足侧遭击,却化透明之状,别惜楼见状,思出关窍,一言断定,静涛君,败。
        心筑情巢内,惊现邪神之气,谈无欲冷出暗掌,莫召奴顿陷至极险境。邪能爆发,凤流剑之内的炎无心亦遭压制。危急之刻,乍闻儒乐清响,一席白丝铺道,一道拔尘身姿,御风而入,夏承凛即时出现。
        西风亭内,夜风吹拂,蟾影辉映,华灯摇曳醉人香,白烟飘逸薰人间,指拨琴弦,动人曲音乍破宁谧。龙鳞不减风采,一以慵懒摇扇姿态,一以冷眼淡视局面,避世已久的疏楼龙宿再现。

    第5章:墨剑遗恨
      公开坪上,道门内战第二章,默如渊刀流似寒霏,豁青云伤痕累累,险象环生。千钧一发之际,豁青云运使剑子亲传之招:剑影纷纷,欲开启扭转之机。但默如渊刀舞飞旋,再封玄剑攻势。正当豁青云落入颓势,忽见无形刀意疾驰而来。
        天封山下,风僧白云剑、佛剑分说,两人遭遇莫名杀机。暝邪无妄、覆面剑者杀势倏起,一旁蒙面人虎视眈眈。欲护同伴,风僧气势吞天,暝邪两人顿受伤创;为夺胜途,正当双方极招将出之时,蒙面人威劲亦蓄,目标直锁重伤在身的佛剑分说。
        树林之内,月夜凄风冷,人心透骨寒,为亲妹求药却反遭算计的白少棠,面临死厄。随即,一声杀,锋刃倏逼命关。正在危急一刻,现场忽降莫名夜雨,未知的落叶,夹带未知的杀气,尚不及看清的面容,已是死神降临。
        西风亭中,晴空万里悠然踪,疏楼龙宿轻弹白玉琴,似是担忧好友剑子仙迹安危。弱水十万里,假以蜃楼云配合古尘,剑子仙迹驾驭紫龙腾云御风,欲一往海外墟丘之顶,取得九千年一实之坚果:夜照玉狮。

    第6章:释剑戒刀、无常之手
      问刀坪上问恩仇,惊鸿刀下了死生,昔日同门,今朝对立。默如渊找上骊无双,一问当年师尊宁真君死亡的真相,奈何骊无双却是三缄其口;两人一言不合,惊鸿三瞬倏然而出,师承同脉之刀,却是截然不同的刀路。曾有的师兄弟情谊,如今荡然无存。
        荒野上,夜色迷濛,月华之下,青阳子暗夜行路,欲前往定风居;另一方面,昔月影悄然现身,杀势骤然逼临。但见青阳子脚步不停,尽挡来人攻势,随即,沉雄烈掌回敬。
        枫树小屋内,白秋枫挂念兄长迟迟未归,眼望雨夜不止,忧心忡忡;而在树林中的白少棠,含恨紧抓眼前之人的衣袖,似是遗憾未能将药物亲自带回,夜雨逐渐滂沱,静默之人,终于有了动作。
        树林中,夏承凛与邃无端欲回德风古道,倏然天地惨色,风雷急走,四野震荡,一道狂霸身影骇然惊现。六弑荒魔为五杀令亲自找上夏承凛,同时,神秘杀手叶飘零悄然而现,目标直锁邃无端。

    第7章:玄天六阳的真相
      断云坪上,意外之变,天道主竟是身亡多年的六阳之首,紫阳子。青阳子战龙之力遭吸,顿失圣龙战袍。疑心算计,只闻天道主缓缓道出,玄天六阳成立之初,昔日结义之情,组织合修会,全是一手策划。
        树林之内,六弑荒魔狂杀而至,夏承凛气如沉岳,巍然不动。随即,战喝声起,六弑荒魔狂威赫赫,夏承凛圣气浩荡,一时难分轩轾。欲下先城,六弑极招倏出,威震天地;夏承凛气绽锐锋,乾坤危惴。
        枫树之下,白秋枫祈求如愿,眼见兄长白少棠安然而归,欣喜不已。但面对夜雨沧神伪装的白少棠,两人相处之间,白秋枫心已存疑,她会作何举动?深夜时分,夜雨沧神立于高峰,沉默思考。
        零落西风,问奈何、荧祸,故人再会。曾经的孺慕之情、抚养之恩,竟使两人一时默然以对。面对拥有多余情感的荧祸,问奈何直言失望;眼见荧祸动摇,更令其杀除元佛子。

    第8章:道威震天下
      河畔之上,阴风惨惨,诡氛乍起,白秋枫遭遇死神索命,命在旦夕。就在逼命一瞬之刻,乍见血红竹叶腾旋而来,刀刃两断;纷飞细雨起,风动尽杀机,夜雨沧神出手相救白秋枫。
        寂灭居上,佛魔两立誓不容,荧祸、元佛子昔日旧交再会,冲突惊起。荧祸化剑上手,侵掠如火;但见元佛子不动如山,看似无可畏惧,却是尽显破绽,剑气刹那已袭周身,退无可避。
        昊正无上殿内,惊诧一幕,慕灵风冷情反叛,云忘归顿陷死局。欲夺生路,云忘归倾元纵剑,却是重创难支,再添残伤。面对神秘蒙面人冷掌逼命,慕灵风强势进取,云忘归浩气尽纳,搏命极招倏出。
        千山天瀑上,变外生变,暗流急涌,大千释儒暗袭风僧白云剑,风僧顿陷致命危机。三方攻势接踵而来,身受重伤的风僧险象环生,已是力不从心;就在此刻,高峰上冷影瞬动,一掌重击风僧。

    第9章:佛威会魔掌、风云惊天地
      问刀坪上干戈起,两雄交峙烽烟荡,天道主一挑骊无双,气氛冷肃,剑拔弩张。随即,只见骊无双身影疾动,扑朔迷离,天道主浩掌以备,却见刀驰斩落间,骊无双瞬化他方,直取天道主背后命门。眼见一击不得,骊无双惊鸿三瞬骤出。
        灵云寺内,面对异魔者六弑荒魔深夜来袭,副主持众人严阵以待,佛门威严不容侵犯。一招喊战,棍阵妙变无穷,六大罗汉尽展能为,却见六弑荒魔闪转腾挪,尽避来势;伏魔棍阵对上异魔威能。
        心筑情巢之内,变数再生,暝邪无妄与神秘杀手,联手进逼净琉璃菩萨。眼见恶人劝退不听,净琉璃沉眉一怒,现场战火顿起,净琉璃单身挺关,不让邪恶轻越雷池,佛门圣招瞬出,强悍无匹的实力,威震全场。
        断崖底下,遭遇算计,身受重创的风僧白云剑,奄奄一息。就在白云剑奋力起身之时,现场气流骤变,空间幻化,宛若死亡之境,毫无色彩。

    第10章:变局、局变
      异界裂缝内,道门群力设下道极封界阵之处,只见封阵损破,群邪纷纷自裂缝当中窜出;豁青云一时不察,遭受妖邪暗算,顿时负创在身。就在危急之刻,皓月冷照,剑影纷飞,昔月影身形飘忽而来。
        寂灭居之外,倏然异氛乍起,伪装白少棠的夜雨沧神,为白秋枫求医前来。却闻元佛子一语道破魔者身份;身份被揭穿,夜雨沧神顿时杀气攀升,血竹之刃上手。
        大乘灵云寺广场之上,六大罗汉施展如来棍法,强悍的气息不怒自威,举手投足间,夹带惊天之能。赫见夏承凛挺身请战,如来伏魔阵,严威倏启;如来伏魔棍阵力逾万钧,夏承凛身陷其中,亦难脱身。
        客栈之内,莫召奴、烟愁客,相互试探。为免莫召奴破坏中原三教内斗,易函舆派烟愁客一路跟随;莫召奴心中戒备。而远在西北边陲,雪境天地上,一道绝世的剑者身姿,傲然而立。

    第11章:情决,不归途
      大乘灵云寺内,更深夜静之刻,罗汉全数中毒身亡,问奈何强势袭上,副住持顿入险关。问奈何化运魔气纳掌心,威慑之势动四方;副住持见状,浑元气劲聚于双掌,佛门极招登时而出。
        昊正无上殿之中,玉儒无瑕直指慕灵风之罪,情况万般紧急。慕灵风欲证明自身清白,但玉儒提出证据,只见夜风瞬化成龙型态,直杀慕灵风。面对局势变化,慕灵风再无辩解,震气冲霄,抢杀而上。
        异界裂缝上,战火临、杀机现,六弑荒魔一阻天道主进入查探,双方势如水火,对立难容。挑衅言出,六弑荒魔身影瞬动,魔掌疾出。危急时分,但见默如渊横挡天道主面前。
        心筑情巢内,风僧白云剑欲探视佛剑分说,净琉璃菩萨心生疑惑;心知受疑,遭受异魔袭体的风僧白云剑,不改沉稳应对;就在净琉璃菩萨思考之时,一名染血僧人骤然闯入,直言灵云寺生变。

    第12章:神儒玄章
      阴阳双途川河畔上,为一桩无解冤仇,荧祸、元佛子决战未止,刀剑锋芒错动。不同的两人,同一种心思,为最后一战,紧握的刀剑,已不知挥了几回;玄黄同震,日毁星暗,却仍苦缠难解,刀剑心无悔,情义两泯清。
        就在魔佛之战胜负将分之际,双途川沿岸,六弑荒魔、罪佛赦无心,正邪极战亦骤然开启。随即,佛掌撼八荒,魔爪撼四野,只见六弑荒魔真元再催,杀招上手;罪佛开眼,双手运化正气,一念决杀。
        昊正无上殿之内,五笔汇聚,昊光广照,昔日皇者之姿,皇儒无上浩威再临。五笔封印之物,乃是儒门创教以来便流传的神乐,神儒玄章,然而此乐一出,受者七情不再复存,波及范围甚广,凡人难以抵抗。
        血海之内,几番鏖战,奉天逍遥两人伤痕累累,心力已至极限;眼见八歧邪神巍然不动,天迹顿然领悟,眼前景象,只是心中魔障;得知关窍,天迹将修为推至极限,蜕变再造之剑招,一举击破邪神幻影;随即,一名超尘拔俗的剑者,乍现眼前。

    第13章:三方会战
      圣龙口上,六弑荒魔深夜奇袭,却见青阳子意外现身。别惜楼身份遭识,以为青阳子更胜天道主;青阳子却言一切只是天道主顺水推舟,欲铲除豁青云;六弑荒魔闻言,推断青阳子乃是孤身来此,杀势将发。
        德风古道外,天道主逼使儒门献降,但见夏承凛一言拒绝,双方战局即将引爆。却闻青阳子出声阻止,直言道儒大战已是势不可避,为免徒增损耗,不如改为双方代表之战,顿时一场烽烟烈战,化成天道主、夏承凛两人单挑决战。
        血海之内,奉天逍遥遭逢一名超尘拔俗的剑者,只见剑锋乍闪,直创君奉天右胸。天迹正欲上前,却遭君奉天阻止,尚在疑惑,只闻神秘剑者冷言,此举乃因三剑应劫,方能通关,得到无间阎神之证。
        枫树小屋之外,秦假仙等人遭遇六弑荒魔手下逼命,险象环生。为护白秋枫,秦假仙与业途灵挺身而出,却是徒劳无功,身陷险境。

    第14章:全面侵袭
      异界裂缝中,六弑荒魔运使奇能,魔流强悍释放,霎时魔氛肆虐,侵向武林遍地,各地村庄倏遭魔化,骇然怵目。天地异变,魔祸动荡,魔爪逐延八方。
        荒野之上,为查玄甲被破之谜,默如渊暗夜拦阻昔月影。一言不合,顿起刀剑争执;但见一者攻一者守,刀剑错动间,却见昔月影,似对惊鸿三瞬异常熟悉。
        树林内,风僧白云剑遭遇大千释儒等人围杀,现场情况紧逼。随即,大千释儒三人同时发招,却见风僧白云剑竟是不动如山,口念如来,身体竟化为点点金光,转为一道狂势身影,超凡而降。
        边境之上,变数再生,莫召奴与凄城遭遇算计,烟愁客奉命格杀。为护莫召奴安危,面对重重逼杀,凄城身不动,刀剑锐气强发,瞬斩敌方。却见烟愁客迅身挪腾,偷袭一击,凄城顿时重创。

    第15章:龙虎会风云,一笑定江山
      观日亭外,龙蟠深林,虎踞旷野,儒道大军集结,气氛冷肃,只待双方将帅一声令下。而双军之将青阳子、玉离经,一者气定神闲,傲视群伦;一者泰然自若,自信内敛。暗流相涌,随即,只闻号令忽至,圣龙五旗易地再现,紧扣扼要之地。
        而在另处荒野,静涛君、玉儒无瑕,各领军势,两相对峙。只见静涛君道术霎运,两军间倏见一道界线;接下挑衅,儒门攻势乍起,方阵为攻,渐越界线。静涛君见状,一声令下,欧阳铁血两人领军突击,但见道生越过界线时,如得气罩护体,杀之不伤;儒门节节败退,转眼死伤惨重。
        另一方,默如渊、豁青云率军以对邃无端、敬天怀众人,双方仍皆按兵未动,凛威相峙。正在僵持,却见军令传至,儒门随即进逼二十里,大军压境,意将强取。却见默如渊率道军撤退二十里,局面再陷胶着。
        观日亭上,月下轻盈,三杯酒,照江山,儒道双雄各鼎立,风云一朝论千秋。天道主、夏承凛,三杯论局势,却是一言不合,杀势倏起。两人极端交手,风驰电闪,宛若霹雳雷霆。正是酣战难休之际,乍见远方一道宏大掌气,破天灭地而来。

    第16章:万魔之罪·虚无
      圣龙口上,魔氛笼罩,宛若地狱降临,妖魔鬼怪充斥其中,不见天日;方回归的青阳子等人,但感魔气冲天,魔气肃杀。随即,只见静涛君步踏七星,气聚风雷,掌引天光,赫赫乾威加身,霎时浩浩道华,直贯地下百丈,群邪宛若惊弓之鸟,亟欲奔命。
        德风古道外,魔气冲荡,变外生变。眼见门人惨亡,玉离经怒气难抑,儒教圣招沛然而出,邃无端、敬天怀圣威同提,至高剑阵相合,宏势磅礴,力镇魔气。但见极端冲激,魔气与剑阵强烈震撼,玉离经见状,再催神皇之气,欲一举扫尽庞然魔氛。
        高峰上,罪佛赦无心独立其上,天眼瞬开,观察异界裂缝当中的魔气动向;只见罪佛摧动佛门至高圣招,如来垂手,阻止魔气继续延伸,但魔气之源强大非常,使得罪佛渐感力屈。
        高峰之上,寒风带杀,霜月映照刀锋,骊无双冷眼观视,杀意渐逼夏承凛。感知已受锁定,夏承凛出言相邀,刹然一声轻笑,瞬火流光,夺命之刀破空而至。

    第17章:魔威天下
      异界裂缝外,六弑荒魔强对青阳子、玉离经,以及罪佛赦无心,双方一触即发。就在三人欲发极招之时,六弑荒魔忽遁裂缝之内,随即,裂缝当中竟爆窜骇人魔气,霎时天愁地惨,大地剧烈隆动,三人定神一看,乍见一座庞然魔城,耸立苦境大地上。
        断崖底下,为救风僧白云剑,澹然玄寂元佛子单独前来,准备一解神秘魔祸。随即,锋随意走,元佛子戒刀在手,回荡之间,猛猛生威;激战中,眼见风僧身上魔气再现,元佛子圣气笼罩,怒提佛招,欲一举诛邪。
        飘雪夜中,孤峰之上,莫召奴受米多引路,一见皇剑孤臣。道出来此缘由,乃寻屠苏一脉之残存者,以救凄城;眼前伫立的雪白身姿,顿显犹疑。皇剑孤臣是否会伸出援手?同一时间,厢房之内,易函舆暗施毒烟,侵蚀凄城体内,凄城霎时痛苦倒地,危在旦夕。
        白羽境天道,最后的战场,邪狱明王、夜叉枭王与阿修罗王挺身上阵;面对三大强敌,君奉天逼至极限,初现剑意之招。但见邪狱明王在侧待机,只等敌手破绽显露;随即,正在君奉天逼退夜叉枭王两人之际,杀招震天逼命。

    第18章:凄雨、红叶、魔之剑
      訞异魔城之内,三教再次闯关。就在静涛君踏进入口,景色倏然变化,九环错矢分布其中,错动难测。静涛君细观九环,竟是乱无章法、环随心动,丝毫脉络不存。
        天佛断罪岩内,夜雨沧神独对六弑荒魔,战火一触即发。势取禁忌魔钥,六弑荒魔起掌快攻,招招横霸;反观夜雨沧神顾虑身后百姓,难能尽展。六弑荒魔见状,极招上手,庞然魔威铺天盖地,夜雨沧神眼神一凛。
        雪峰之上,白雪萤萤、剑光点星,皇剑孤臣应允为凄城医治,但见冷然剑出,剑光一闪,皇剑孤臣以自身鲜血过渡凄城,合以莫召奴之术法,为其修补伤势。此时,凄城却忽然脉象不稳,乱气攻心。混乱之余,竟见易函舆一赠定神草帮助众人。
        定风居上,天道主与别惜楼为修复战甲,再次寻上聂寒。只见聂寒将修复铁甲覆于苍龙玄甲之上,运劲一击,异光耀然,随即溶入苍龙玄甲之中,剑痕缺陷顿时消失无踪。玄甲力量恢复,天道主一赠圣龙道令于聂寒。

    第19章:胜者为王
      为解魔祸,夏承凛携邃无端与玉儒无瑕,来到訞异魔城外。为破心魔之关,邃无端孤身进入,倏然,霎见景移光换,凝神间,已踏旧居;眼前所见,是至亲席二娘,与恩师命夫子。
        魔城外围,昔月影复仇之剑,直指青阳子。两人一言不合,昔月影疾杀猛攻,交织不留生机的剑网;青阳子眼见已无转圜,不再忍让,猛然反击。而在远处高峰上,别惜楼、默如渊冷观战局。
         昊正无上殿之内,玉离经、敬天怀,知友相对,疑心互指,战火悄生暗起。为玄儒神章,敬天怀不由分说,冷锋乍出,霎时杀风四起,八方震栗。眼见招行绝情,黄泉逼临,玉离经无奈出剑,绝式同提。
        就在三教人马各自进入魔城之时,高峰之上,夜雨沧神孤傲独立,冷眼远观,似正等待一瞬之机。但在此时,不堪回忆的过往忽然涌现,当初圣女擅离职守,导致雨枫族遭灭的往事;正当夜雨沧神思索之际,炽炼界之内,竟传来莫名呼唤,指引沧神前往。

    第20章:无相,往生
      魔城入口之外,佛魔冲突,夜雨沧神对上罪佛赦无心以及戒刀元佛子。正当战况僵持不下之际,通道之内,一道宏大魔掌扫出,罪佛反身接掌,不动如山;夜雨沧神却是趁隙进入魔城,准备回到故乡炽炼界,一探过往真相。
        魔城王座内,天道主强对六弑荒魔,初次交掌,怒动乾坤、风云疾走。占得上风,天道主趁胜追击,招招直取六弑荒魔;极招相会,六弑虽是败退,仍显狂傲姿态。就在此时,六弑荒魔竟运佛儒至绝,天道主见状,不敢大意,同运道门极招。
        另一处魔城王座内,夏承凛对上六弑荒魔,儒风凛然形如岳,邪威烜赫撼八方,两人气势相当,冷然对峙。欲启战局,只见六弑荒魔气神一凛,邪能汇聚,魔威爆发,瞬间四野惊骇,天地俱丧;却见夏承凛竟是纹风不动,宛若等待时机。
        密洞之内,暗风冷寂,正在玉离经照料昏迷的敬天怀之时,乍闻一句久违,只见两双熟悉脚步稳然踏入,睽违已久的面孔,如今将再扬儒风。密地相会,玉离经、云忘归与慕灵风三人筹谋许久,终到反攻之刻。

    第21章:龙脑之悲
      厢房内,罪佛设局,欲破魔障。身受虚无附体的元佛子手握佛牒,却是身陷法阵之中,难以脱身。却见元佛子自信未改,魔能释放,战火顿燃,正邪冲击。佛剑、风僧两人联手,欲逼出元佛子体内恶魔,但魔威赫赫,却是难以撼动。
        往生无相塔之外,风暴再起,阴谋将揭。只见叶飘零对夏承凛行礼,口言主人;夏承凛稳然冷应,欲闻举证;玉离经坦言自文风谷遭毁以来,便起疑心,云忘归、慕灵风,一叙潜藏之时所探一切,终将矛头指向一人。
        心筑情巢之内,夜雨沧神夹带灭族恨意而来,眼见白秋枫,魔之剑瞬动,快如流星疾雨,飞光萤火。净琉璃等人惊讶一瞬,不及阻止;只见白秋枫愕然之际,颈上血痕已现。
        连环布杀,圣龙染血,渊渟无迹静涛君道术遭封,身负致命重创,面临万死无生的不解杀劫。静涛君脑中千回百转,迅速推演万中无一的可能生机。霎时,静涛君迅雷一掌,直袭六弑荒魔,竟似全然无伤,更口出惊人之语,走不出圣龙口之人,是你,六弑荒魔。就在此时,竟见两条人影从天而降,竟是天道主、青阳子同临圣龙口,围杀局势瞬起变化。

    第22章:虚无劫·炽烈无界
      炽炼界内,佛剑分说、风僧白云剑为了阻止魔气继续蔓延,一闯炽炼界。内中妖邪察觉外围侵犯者,顿时纷纷窜起,蜂拥而出。面对恶魔来袭,佛剑分说不由分说,极招即发,瞬间妖邪尽归虚无;两人继续深入。
        枫树小屋外,夜雨沧神静坐风中,思考自己为何无法对白秋枫狠下杀手,心绪异常波动;此时,乍见白秋枫摸索前来,一声「兄长」打破寂静,面对忽如其来的称谓,夜雨沧神不敢置信,一时愕然,难以反应。
        无名河畔,邃无端追上一剑枯寂叶飘零,欲查幕后阴谋者。邃无端欲请叶飘零回德风古道厘清一切,叶飘零却抵死不从,双方一言不合,战势倏启。叶飘零纵气如狂焰,奈何重创在身,片刻胜负已分。

    第23章:意外的变数
      星河殿外风云变,青阳子再展无敌战龙之能,力抗天道主重重包围。只见别惜楼骤运道术,艮土封足,八雷共聚,直劈青阳。但藉由战袍之能,青阳身不动,尽挡攻势,却见甫破招,杀招已再临身。圣龙战袍竟尔遭破,重创的青阳子藉势而退,却不知等在前方,又是一波接一波的连环杀局,天道主意夺龙魂。
        炽炼界内,混沌之扉巍然立于眼前,暗藏在内中的巨大魔影,迳自散发前所未见的浩瀚邪能,佛剑分说、风僧白云剑顿感力量受制。面对神秘未知的力量,只见双佛联招,气震乾坤;却见混沌之扉涌现强大力量,竟将两人之招,加倍反射而出。
        为解救白秋枫,夜雨沧神欲再闯炽炼界,却遭罪佛阻挡。佛魔初遇,一者动如流星行,一者稳若泰山定,高手过招,一瞬难分。正当两人准备进行第二招之际,一道来自混沌之扉的力量竟扩散而出。
        遗世独立,坐落边陲的悦皇神都,莫召奴准备揭开神秘的面纱。只见帘幕内尊贵人影隐隐而现,却是暗藏术法,难探真实面容。面对隐藏杀机,莫召奴心有忖度,冷静应对;这场会面将谈出何种结果。

    第24章:佛之泪
      天佛断罪岩上,儒释再会,夏承凛为大乘灵云寺血案凶手而来,直言凶手乃在圣龙口;然而罪佛不动如山,反提副主持的遗体上,虽留有道门之招,却因过于明显,反令人起疑;更提当初六大罗汉遭毒,决意先从毒源来历查探。
        混沌之扉变数再起,夜雨沧神再度对上虚无之影,掀起了一场异界魔者之争。面对虚无强悍的威能,沧神毫无惧色,倏然摧动圣护之力,竟使混沌之扉,渐将关阖。
        为了进入白羽境天道,风僧白云剑、元佛子,极力找寻太阳的尽头,欲找神秘的碧中寺。蓦然,眼前佛光大盛,白羽忘云僧现身眼前,指引无垢佛泪,虽能医治佛剑分说身上虚无之伤,然而双僧命中逢劫,注定佛门之悲。
        河畔边,天迹不分昼夜,持续运功灌注手中的三光之玉,正当三光凝型,乍见等待已久的人影,缓缓自远方走来。天迹惊喜非常,千言万语尚不知如何诉说,却见熟悉之人,如未见自己形影,漠然走过,不存任何反应。

    第25章:屠龙绝刀
      平风原上,为报师仇,玄听默如渊一挑大敌青阳子,心中仅剩必胜之念。随即,只见默如渊倾尽命力,将其源源灌注墨刀之上,刹时风疾云走,飞沙走石,刀剑无垠,三瞬无间,无念自攻之刀、无心急杀之剑,连迭而出;青阳子置身刀浪剑潮之中,不得喘息。
        心筑情巢之外,夜雨沧神决意带走只剩七天性命的白秋枫,却见谈无欲现身拦阻,双方一言不合,争斗再起。对上异界强者,谈无欲不敢轻心,脚步轻挪、身影骤闪之际,顿施抓风成石,将白秋枫化成一具石像。
        悦皇神都地界之上,依循神主之令,神都四方将领封尽所有通道,欲一举围杀莫召奴。而在另处雪境,皇剑孤臣一领决杀之令,只见无情剑出,极招倏落;眼见无可回避,莫召奴绝势亦提,霎时冰火冲击,交织最极端的结果。
        白羽境天道内,风僧白云剑、戒刀元佛子为取无垢佛泪,踏上修罗血海,不料途中再遇命中强敌,女帝后魃。面对心中魔障,风僧白云剑贯彻信念,佛掌会魔功,极招交会瞬间血海翻腾,风云四起。

    第26章:侠义不死
      修罗血海之内,正在风僧伤重昏迷之际,通道开启,名剑绝世横挡眼前,意欲三招考验。为取无垢佛泪,元佛子挺身而出,誓败名剑绝世,他能可顺利取胜吗?同时,风僧伤势加剧,竟见鬼气染身,即将入魔;时间有限,佛剑、风僧,只可选其一。
        天佛断罪岩上,为查灵云寺之案真凶,三教首掌齐聚,竟闻罪佛赦无心罪指眼前人。自断肠谷制毒者所留遗字,以及武林首屈一指之医判,西风一笑·明河影,所断副主持死因,乃是弦音寄杀·道威无极所看,皆使青阳子获最大嫌疑。
        圣龙口上,魔劫再临,骊无双等人奋力以抗。但脱胎换骨的六弑荒魔,已是截然不同的威能,以魔吞天下之势,尽破骊无双三人合招;身负内伤的静涛君,顿以昊阳开阵,联合众人行动,抗衡六弑荒魔。
        异界裂缝之内,玉离经三人为救百姓,持续深入;而在深处,但见四座悚然石雕如注生源,渐蜕戮杀鬼神,正在三人步上之际,倏见厉声凶影,奏杀而至。三人纵浩剑如湍,四杀神依凭魔源不绝,竟是杀之不伤,玉离经三人顿陷危境。

    第27章:道魁、魔首、顶峰决
      树林之内,夜风萧萧,道门魁首、异魔之主,即将引爆熊熊战火。战袍在身,五龙战魂加持的青阳子自信满满,一提式,便是撼天一击;但数度蜕变,三教极武在握的六弑荒魔,魔威赫赫,初运招,亦饱含风雷双极。
        荒野之上,豁青云与默如渊方寻回昔月影,正欲回返,却突逢暗招偷袭。只见神秘的异魔杀手身影飞驰,招出毒辣;皓月剑、九辉刀交并耀眼战火之际,倏然杀机再临。覆面人窜入急攻,为驰援佳人,豁青云挺身力抗,却感对手能为深不可测。
        神州地界,变数再起,神秘的天外之石,带来了一桩新的危机。只见陨石落地,瞬间光芒大作,陨石逐渐破裂,竟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踏上苦境。
        树林之中,欲回天佛断罪岩的风僧白云剑,莫名遭遇往生无相塔拦阻,在神儒玄章独特的乐曲之下,神思渐邈;玄章光谱,如瀑流泻,进入无相塔中的风僧,遭受稀世乐章渐次浸透心神。

    第28章:决裂
      悦皇神都之内,受神主召令,皇剑孤臣单枪匹马,踏上华丽王殿。问奈何质问莫召奴生死之谜,皇剑孤臣冷然应对,言莫召奴身死,尸体已遭风雪掩埋;问奈何神色未动,冷言欺君之罪,罪当处死。
        龙琴居之内,青阳子正闭关静思,然而战败印象、同志身亡之姿犹然深刻在心,使得青阳子六绪纷沓,九弦失则,琴弦无端乍断。此时,却见水烟迷茫,炫彩朦胧,九变妖媸婀娜媚态,真幻莫辨现身眼前。
        炽炼界外,息尘道三人奉命顾守,此时,却见风僧白云剑冷然而来,隐含凛冽的杀意,竟不存佛者慈悲。息尘道三人未及反应,风僧白云剑已无言出剑,转眼三人魂断。
        知归宿外,邃无端对上神秘蒙面人,杀氛骤起。双方初会,未有相让,邃无端剑出磅礴,欲揭阴谋者身份;但蒙面人掌转风云,仍显余裕。

    第29章:佛变
      炽炼界外,为阻魔气继续扩散,荧祸与秦假仙三人踏入炽炼界,却骤见四散魔气聚集,化成妖邪尽攻而来;但见荧祸未有迟疑,眼冷身动之际,妖邪俱灭。四人持续深入,倏然,再逢庞大魔氛,源源不绝侵袭而上。荧祸为护众人,行动受制,顿落险境。
        树林之内,遭受控制的风僧白云剑突然出手,元佛子刹时血溅三尺,命如悬丝。面对意外之杀,元佛子耗尽最后一丝力量,运发天佛七元相,欲唤回眼前同修;奈何风僧眼神冷漠,似体会不到一丝情感。
        定风居上,青阳子惊怵一刀,聂寒乍然魂断,血花洒落一瞬,青阳子方惊觉铸下大错。此时,却见六弑荒魔洋洋现身,更直言青阳子可毁尸灭证,并将杀人事实全数推诿自己。
        悦皇神都的边境之外,皇剑孤臣与凄城遭遇拦截,神都人马团团包围,双方一触即发。而在暗处,神秘的蓝衣蒙面人再度出现,虎视眈眈。神都之主断定銮车之内藏有未死的莫召奴,一意逼杀。

    第30章:道倾天下裂
      天佛断罪岩上,变化惊起,风僧剑斩金履子凝尘,佛道冲突,于焉引爆。但见欧阳铁血与默如渊双刀合围,誓斩罪魁祸首;却在此时,风僧神智忽然恢复。眼见大错铸成,辩无可辩,风僧决意以命偿罪。
        混沌之扉外,儒道释顶尖高手青阳子、夏承凛与佛剑分说同临,配合月才子谈无欲计策,誓封万魔起源·虚无。却乍见四杀神魑魅魍魉诡异化现,攻势倏起。
        德风古道外,黯云汹涌,魔军压境,六弑荒魔侵杀而至,儒门倾力以御。深知强敌超绝,玉离经、慕灵风凛声一喝,浩芒瞬绽,欲抢先机;然而蜕变重出的六弑荒魔,魔威荡然,片刻来往,儒门已陷困顿。
        为突破幻境之困,豁青云、昔月影,前往北方山丘的祭台一探究竟。方至祭台,昔月影一剑为试,直袭洞内,乍见整座山丘轰然而爆,却是不察任何异状。

    第31章:龙鳞不减风采
      心筑情巢之外,风僧白云剑慷慨就义,为将自己的心转移与白秋枫。佛剑分说面临眼前是一路携手的战友,更是今生难得的挚友,伴随梵钟清亮,一步一声;交托最后任务,佛牒倏然开启。
        树林内,元佛子疾奔欲前往阻止风僧,途中再遇问奈何拦阻。为将元佛子带回无相塔,问奈何凌厉逼杀,剑纳指尖直取要害;眼见对方形迹迷离,招式奇诡高深,元佛子无可抵御,尽呈败势。
        断崖之上,青阳子意外遭袭,龙魂被制的青阳子再遇刀剑无间,天道主决杀无赦,一旁六弑荒魔虎视眈眈,蓝衣覆面人蛰伏暗处。
        祭台山丘上,为逼出幕后阴谋者,豁青云尽豁元功,力求一线生机。就在此时,忽闻一声惨嚎,豁青云立即剑气倏发,地层迸裂间骤现巨大异兽。

    第32章:紫龙一曲擎天罡
      德风古道外,倏忽异端再起,往生无相塔赫然出现,留守古道的云忘归三人惊遇神儒玄章洗心易志,危急之时,疏楼龙宿琴曲再扬,欲一破玄章乐曲。一瞬变化之机,问奈何化现阻挡,竟是强势对上疏楼龙宿。
        千秋不朽庄樗台之上,儒道释三教代表罪佛赦无心、玉离经以及静涛君,展开和谈盛会。为化干戈为玉帛,罪佛赦无心道明庄樗台不争之意义,更为三教同心、持守正道,共为天下效力。
        知归宿内,叶飘零欲提功元以恢复过往身手,却是力不从心。就在此时,蓝衣覆面人忽尔前来,威掌疾出,叶飘零一时愕然。骤见蓝衣覆面人掌击叶飘零,为其疗伤复元,叶飘零心乱未定之刻,再得蓝衣覆面人亲自赠药,疗复功体。
        亡者之崖上,无数失去自我的人,踏向无尽修罗火海,君奉天跟随在众人后方,宛若失了意识,缓慢跟着队伍前进;一旁的天迹心焦万分,却是无能为力,只能默然注视君奉天的行动。

    第33章:剑竞天下
      西风亭上,奉令前来的荧祸强势对上疏楼龙宿,冷肃气氛逼人窒息,双方照眼之间,杀念惊起。骤见荧祸疾影瞬动,若邪惊霄,剑流涛天,但见龙宿双眼轻睨,御皇轻灵鸣动,紫龙开锋,两人战至激烈,忽闻异香扑鼻而至。
        枫树小屋之外,六弑荒魔前来欲强夺禁忌魔钥,面对夜雨沧神拦阻在前,双方冲突一触即发。凄风、夜雨双剑交锋,霎时电光石火,气扫四方;僵持之际,只见沧神气势一凛,剑锋反指,六弑荒魔摧动无上魔功,气贯魔剑。
        圣龙口上,发现鬼斧神工聂寒身亡的豁青云当面质问青阳子,一时气氛紧逼,满布肃杀。豁青云孤身一人前来,说明聂寒之死与青阳子相关;听闻质疑的青阳子却是眼观四方,四处无人,霎时杀气满身。
        荒野上,为了找寻白羽境天道,佛剑分说跋山涉水,终于来到太阳归乡,眼前惊见名剑绝世现身,将风僧白云剑遗体收下,让大主持带往境天道;同时,名剑绝世将三光之石交与佛剑分说,直言此物与封印虚无相关。

    第34章:正邪莫测,龙魂之谜
      圣龙口上,罪佛为冬雨生死问罪青阳子,道佛冲突于焉爆发。罪佛意逼青阳子身上龙魂,运元动武间,剑不容罪;青阳子倾力档招之余,再见杀生剑劲奔越天际,威力愈趋强大。就在此时,赫见高峰上元佛子同运刀剑,荡返极剑之招,面临无边剑威压。
        心筑情巢之内,夜深之刻忽来遭受莫名魔氛侵袭,随即四大杀神魑魅魍魉邪魅现身,欲强势夺取禁忌魔钥,谈无欲、净琉璃菩萨沉稳以待。眼见四杀神招奇式诡,身形幻变间默契无间,魍魉瞬间侵入内部。
        皇城边界之外,为了避开皇城追兵,莫召奴与皇剑孤臣兵分两路,准备分散注意,欲各自脱离边界,来自中途再逢遭遇拦阻,莫召奴一对隐藏身分的问奈何,瞬间战火引爆。
        荒野之上,欲寻往生无相塔的云忘归,遭遇莫如絮拦路,云忘归剑出锋芒,誓阻祸患。战声落,快剑卷风,双方激战间,却见对方虚实莫测,险关重重袭至,危急之刻,再遇莫如絮催动往生无相塔。

    第35章:七曜封魔
      荒野上,青阳子、夏承凛儒道双主,强势拦截六弑荒魔。荒魔身受冲击,口出青阳子为最佳同伴,面临六弑荒魔语出挑拨,气氛变化之刻,竟见青阳子怒弦激震,目标直指夏承凛。琴战汹涌再开,危急时分,邃无端出剑阻挡。
        混沌之扉中,月才子谈无欲率领三教六大术法能者,欲以白秋枫之心关闭混沌之扉。诛殛掠邪,七星聚阳将谈无欲等七人功力汇聚圣女之心,登时闪耀清圣之光,只见炽炼界刹时亮如白昼,混沌之扉缓缓关闭。
        树林内,问奈何独步而行,中途却遇佛气笼罩,罪佛赦无心拦住问奈何,欲报大乘灵云寺被灭之仇。赦无心一对问奈何,一语点破问奈何昔日佛门身份,往复数招,问奈何留下阴谋者为夏承凛。
        往生无相塔内,为救被困的夜风,云忘归临危无惧,欲行深处。无相塔中,倏然战势再起,冰火双魔狂势极端杀至,霜飞火腾,顿造罗天杀网;云忘归意欲速决,快锋沉岳,却是力遭引夺,难竟全功。

    第36章:莫测疑云
      德风古道内,罪佛问罪而至,直指夏承凛为全部阴谋的指使者,一时气逼冷肃,一触即发。为三教和平,双方一言不合,夏承凛初会赦无心,佛儒至绝冲突,举手投足之间,皆是罕世名招。
        密林中,蓝衣覆面人急奔而行,背后元佛子、邃无端紧追不舍,欲一举擒捉幕后操控一切的阴谋者。追至中途,蓝衣覆面人遁入往生无相塔,两人追赶不及,此时玄章骤启,神奏再响,元佛子、邃无端双双陷危。
        树林中,为青阳子连日怪异举动,豁青云暗处跟随青阳子而行,决心查探事实分明。来到问刀坪外,豁青云惊见震撼一幕,灵云寺小僧冬雨受困刀阵之内,痛苦难当。
        枫树小屋内,白秋枫遭遇不明之人所擒,留下雨枫族特有文字,夜雨沧神顿时心急如焚亟欲救人。来至高峰上,杀气弥漫四周,夜雨沧神惊遇来者强势逼杀,双方极招相对。

    第37章:疑阵谜局幻中身
      无相塔外,疏楼龙宿布局灭塔,儒道释三教主掌,分别对上权谋者、异魔者、谋面阴谋者。青阳子对上蓝衣覆面者,拳掌交错间,龙筋紧困覆面者周身;紧要时刻,再遇元佛子把握时机,一刀划破伪装,面罩之下竟是荧祸。
        荒野上,独孤无行、残风夜流星奉虚无之命,强势欲取圣女之心。双方激烈争斗,圣女之心不慎掉落,炎无心虽是夺心而逃,却是惊遇重重逼杀。
        树林内,豁青云为救冬雨,强势对上骊无双,沧骊刃刀指玄寲剑,豁青云顿陷逼命危机。凌空绝影,一瞬决杀,豁青云虽是剑锋挥洒,仍是不敌无涛刀意如浪如潮;豁青云应接不暇之际,再逢致命杀招袭至。
        知归宿外,旧景虽是未改分毫,但四周却已荒凉,罕无人迹。邃无端再步故人之地,内心百感交集,就在此时,神秘的阴谋者步步逼近;身在屋内的邃无端面临突来危机。

    第38章:过往的真相
      无相塔外,青阳子对上塔内伏兵东皇天下,顿时道掌连环,竟见敌手不闪不避恍若无感,手上利斧横扫,龙脑一时支绌;面对重重杀势,青阳子凝聚至极龙气,欲一举破敌之际,再遇无相塔传出靡靡之音,青阳子神识顿受牵引。
        荒野上,谈无欲巧设阵局,请君入甕,面对天道主率众强取圣女之心,净琉璃菩萨与夜雨沧神佛魔合招,莲华圣印、魔绝剑雨,至圣至邪的双极真元,合以月才子超伦一剑,突破极限。
        九曜居上,为查探蓝衣覆面者身分的元佛子质问而来,意外再对六弑荒魔;寒风萧飒,枯叶纷飞,元佛子、六弑荒魔无声对峙,形势一触即发。
        知归宿外,为探查叶飘零之安危,蓝衣覆面者再次来到;另一方面,邃无端身在屋内,进退两难。骤然门扉开启,邃无端剑劲如湍,已是冲袭而至;覆面者虽是猝不及反应,但功深如渊,几度纳返间,邃无端顿陷险境。

    第39章 丹心照日月
      仙香飘渺中,太康遐荒录琼海为阻剑子仙迹回返中原,嵯峨剑戟或行剑招,或取戟法,强势对上剑子仙迹。录琼海连环攻击逼使剑子抵挡之际,不慎掉落万丈之下的弱水之中;远处赶赴北峰的疏楼龙宿似有感应。
        圣龙口上,豁青云虽是明白解释身上龙魂来历,却是难以化解青阳子之疑虑,欲连同昔月影一并驱逐圣龙口,不服者惟死一途;面临青阳子强硬态度,豁青云誓护昔月影,竟使出昔日墨阳子牺牲之招强逼青阳子回心转意。
        树林中,两名蓝衣覆面人狭路相逢,情势紧张。双方言词交锋,直言对方一则针对道门,一则针对儒门,激烈争辩下,对於彼此的身分了然於胸;倏然情势突变,两名蓝衣覆面人身影一动,利掌顿往对方击去。
        枫树小屋外,杀气笼罩,夜雨沧神遭遇全面逼杀,誓护白秋枫杀出层层重围。面临虚无座下雄悍魔兵,六弑荒魔再点三大煞星,连环杀势逼命而来;夜雨沧神心知自己不能倒下,当下换手持剑,准备施展神魔三绝击退来敌。

    第40章:夜雨潇潇剑枫红
      九曜居外,夜风冷沉,静掀杀意,蓝衣覆面人暗探而来,鬼麒麟埋伏其後,却是反遭算计。面对蓝衣覆面人杀势倏临,鬼麒麟幻身腾影急避杀招,异法提运间,直摧鬼麒麟命核,鬼麒麟命在旦夕。
        荒野上,雨落潇潇,血竹飘摇,夜雨沧神虽是受伤沉重,仍是丝毫不惧。面对天道主、独孤无形双面夹杀,夜雨沧神搏命而战,局势却是难以回天,夜雨沧神再遭重创。
        天佛断罪巖上,过往记忆再袭罪佛赦吾心,狂禅一辈毁败其佛,殃及无辜,致使恶贯满盈,受罪其中;罪佛为求灭罪,七七之世,不入轮回,一心向佛之际,再遇佛语问瑾遗问罪而来,直言天下汹汹,乱世拘囚,他将一手破除。
        树林上,佛剑分说得到三光之玉而回,三光汇聚,凝化为玉,将能彻底封印混沌之扉;日属淳阳、月当玄阴、星象万化,於阴阳之间转旋易移。佛剑分说与疏楼龙宿讨论之下,必须三教合作方可顺利使用三光之玉。

    第41章:神魔之剑
      荒野上,虚无令下必擒白秋枫,谈无欲及时出现,夜雨沧神搏命再出,六弑荒魔当场受创。面对连环逼杀,只见六弑荒魔、独孤无行,两人夺命极招现出,负伤沉重的夜雨沧神,施展神魔三绝最终一式;却闻天道主再布奇局,白秋枫命在旦夕。
        混沌之扉外,佛剑分说、疏楼龙宿、剑子仙迹三教顶峰齐聚,只见三口名锋同出,昊昊圣威削弱虚无力量,合以三光之玉,虚无之影顿时消散,混沌之扉缓缓关闭,但在此时,潜伏三人影中的虚无之气猝然施袭,目标竟是龙首。
        荒野上,刀剑无间再出,骊无双无尽刀意直指荧祸,骤闻杀声惊起,无间刀势掩天地,剑吟刀啸,寒照九洲,荧祸冷对无穷刀势,对招应式间,刀剑无间却是忽生变化,青阳子见状,龙刃狂腾,沧骊刃刀光凛凛,荧祸置身刀网之中,受创连连。
        树林内,感应到荧祸杀意的元佛子,半路遭遇罪佛赦无心,双方一触即发。面对元佛子护友行为,罪佛明白表示,挡下一招再无拦阻,刹时杀生剑出,威能强悍无伦;眼见剑势披靡,元佛子闭目纳神,竟是欲以身挡招。

    第42章:面罩下的真相
      心海奇塔中,天迹欲打破铁牢解救君奉天,再遇阎神三令拦阻,天迹主动出招,不容妖魔肆虐,但见阎神三令身法诡异,手上魔兵竟是攻守一体,联招再出间,奇异阵势强取天迹。正当双方继续鏖战,一道诡异冷杀的人影骤然步入。
       天佛断罪巖上,六弑荒魔强势踏上,内伤沉重的元佛子挺身以挡,却是难敌魔威。只见六弑荒魔手持万魔锋,刹时无数魔氛尽受感应,汇聚其中。
       枫叶小林内,独孤无行再度前来,夜雨沧神及时清醒,凝神再战。面临独孤无行气劲横扫,夜雨沧神重伤未愈,利剑已然脱手而出;夜雨沧神谨慎以待,独孤无行却是将剑交还,直言关於雨枫族的秘密,以及自己的身分。
       荒野上,蓝衣覆面人再开往生无相塔,欲一举操控三教,正当神儒玄章奏响之际,再闻高峰上琴音骤扬,玄音顿受压制。龙首手弹白玉琴,琴音不绝,只见蓝衣覆面人虚晃一招,强袭疏楼龙宿。

    第43章:道佛决裂
      混沌之扉外再开封印,凭藉关键的三光之玉,虚无、三教各自算计,但见佛日昊芒合以道月皎华,儒星圣光三教联招齐汇三光,倾注混沌之扉;而同时虚无聚集万恶之源,以滔天漫地之势,无边扩张,霎时正邪冲突。
       树林内,静涛君对上天道主,直言当初若非天道主捷足先登,青阳子当非成为玄天六阳,因此被封天地门多时,成为静涛君多年憾恨;如今再对眼中敌,新仇旧怨今朝一并了结。只见静涛君掌术同攻,直逼天道主受创当时,魔源再失,仅存意识如坠无间,再无反击之力。
       圣龙口上,六弑荒魔再度侵犯,昔月影、欧阳铁血临阵以待,刀光急杀、剑芒错动,两人杀势连环,竟是无法撼动六弑荒魔半分。就在两人命危之刻,骤见一名黑色人影出手救走两人,而六弑荒魔则是手化万魔锋直插圣龙口,瞬间地气流失,顿成废墟。
       问刀坪上争斗再开,为荧祸下落,问奈何亲自上门来势汹汹,骊无双惊鸿刀势虽是迅即,却是丝毫不沾问奈何之身;就在此时,问奈何倏然化出利刃,随手再开刀剑无间,直逼骊无双。

    第44章:残酷的真相
      天佛断罪巖上,罪佛布局擒凶,果见青阳子身上龙骨战魂,激发潜藏佛气,罪证确凿当下,罪佛伐罪第一掌,挟带浩然佛威,更以卍鍊戒龙锁强制抽离青阳子身上龙魂,顿时青阳子五内如受焦焚,状态不全。
        昊正无上殿内,月照寒清、风鸣萧瑟,今夜再掀波涛;玉离经手握证据,直言莫凭箫身上暗息便是关键一切,而神儒玄章早已洩漏其外,内斗损耗甚钜,纵观所有讯息,凶手惟指一人。同时间的树林外,往生无相塔再现,邃无端顿临险境,就在邃无端锋湍倏提,欲阻莫凭箫行为。
        汪洋上,碧海无垠,雪浪翻迭,庞然海兽螯行暴乱横走,似在宣洩难以言说的痛楚。但见螯行所过之处地动山摇,生灵为之荼炭,尽成一片残夷。而在後方不远之处,浪峰上太康遐荒录琼海傲立其中。

    第45章:三教原本道为首
      龙琴居上,青阳子设局伏杀,龙魂冲击在前,道术困敌在外,佛剑分说面临绝命之危。面对青阳子六龙之力加持,佛剑分说再不容情,掌剑同出,却是佛牒脱手而出;危急之间,佛剑分说觑准时机,佛印再开,只见破龙印飞出,疏楼龙宿取印同时,取出明断廌泪,面对两大先天,青阳子尽显六龙狂态。
        昊正无上殿外,生死决战,玉离经欲阻祸端,极意凝剑,气动霄汉,反观夏承凛自信未改,稳如巍山。同一时间,无相塔再现外围,尽封退路。但见玉离经功全一刻,霎时气冲如虹、锋鸣啸天,竟是不甘受玄音操控,决意以命成招。
        心筑情巢内,惊起莫名变数,天道主率众而来,就在危机时刻,夜雨再临,沧神现踪。倏然激战划开,谈无欲对上天道主,巧劲转化,尽洩道威,双方一时各有千秋,难分轩轾。
        荒野上,骊无双找上六弑荒魔,为试刀招沧骊刃上手,六弑荒魔顿感空前杀意。六弑荒魔一展浮屠戮杀之招,袭卷八荒而至,却见骊无双惊现同式,却是截然不同之威;六弑荒魔见状,惊鸿刀式再出,绝影沉岳,竟是难以触及骊无双分毫。

    第46章:佛祸非祸
      心筑情巢外,风云惊走,火雷并祭,但见天际裂口中,一道似魔非魔,非人非佛的异端身姿,惊绝而降。佛祸卷风云,挟雷火而临,佛魔合体之撼世修为,使得净琉璃菩萨、谈无双双双而退;佛祸非祸掌出之际,疏楼龙宿不敢轻忽。
        树林内,为了前往白羽境天道,莫召奴与凄城随著名剑绝世,前来神秘的太阳归乡。就在此时,只闻白翼一声鹰啼,顿时前方圣光大作,传闻中的圣行之路,乍现眼前;莫召奴等三人踏入其中。
        万骨罪地中,罪地三刑天,罪练缚圣器,罪佛赦无心,罪负一念起。罪佛赦无心为杀生罪而来,放眼远视,只见满目殷红,宛若末日炼狱,遍地骨骸,正是杀生罪至今,所制裁的九界罪众。而罪佛一步一颠,忍受踏屍覆骸之沉重。
        女萝殿上,神祕的紫色天地,未知的神秘空间,一座雄伟的宫殿坐落当中,漫天紫霞,透露出一股诡谲的气息。但见阎海女萝后凤翎高坐其上,正冷冷发布施令:速将君奉天圣魄带回,将其永留无间炼狱。

    第47章:天道、正道、魔之道
      圣龙口上,问奈何强势进犯,佛魔合体冷眼锁定静涛君、骊无双,顿陷空前劫难。骤见佛祸非祸出掌清淡,却是蕴含撕天裂地之势,静涛君文风不动,运用术法将庞然掌气化消无踪,但已濒临极限;而在外围,无相塔无声降临。
        荒野上,宿敌相逢,青阳再对天道主,却是三方对峙之局,彼此心怀算计,按兵不动。天道主语出挑衅,意欲让青阳子、驭龙主两人认清自我定位,促成两虎相争之形势;三方互有谋算,言词激烈交锋。
        枫树小屋外,虚无两大杀将再临,只见夜雨绵绵,红叶轻飘之处,沧神又至。夜雨沧神再对残风夜流星,面对夜流星脱胎换骨,杀气更盛昔日,夜雨沧神只是冷然应战,全神贯注,而在一旁的独孤无行却是沉默以待。
        天佛断罪巖上,罪佛赦无心因承受杀生罪之业力,如来不破圣体在短短数日已被元罪业力而毁,剩下这躯肉体担负一切,而为了成就至极圣威,融合强大力量,罪佛更是誓言完纳所有罪者劫数,  长此下去,破戒持杀,罪身修罗。

    第48章:沉没仙境‧失落之岛
      浩瀚东海,景隆楼帆乘风破浪全速航行,就在此时,深海异兽敖行猛然暴起,激发滔天巨浪,使得景隆楼帆瞬间倾斜。谈无欲、佛剑分说为制敖行暴乱,惊遇太康遐荒录琼海身负古尘阻在前方,为剑子仙迹下落,佛剑分说决意问个明白,但录琼海态度强硬,双方再兴争执。
       圣龙口上,青阳子重回圣龙口,面对静涛君,双方一触即发。无奈之战倏开,至交两人首度动武,静涛君心定意决,掌威赫赫间,攻势连绵不断;反观青阳子沉稳以待,道皇极招运式发出。
        混沌之扉上,不世枭雄吞日驭龙主一会万恶始源虚无,驭龙主誓言不仅三教,天道、魔道、正道与外道,未来将由自己统辖,更直言自己已夺得万魔锋,後续计画将替虚无完成。
        悦皇神都内,早朝再起,只见文武四相并列,东皇天下重振雄风,气态昂然,但在此时忽闻有人擅闯皇都地界,竟是君奉天为爱徒云忘归之仇而来,皇剑孤臣领命阻挡。

    第49章:杀生问罪、断天斩业
      天佛断罪巖上,为取万魔锋,吞日驭龙主强势对上罪佛赦无心。断罪三赦,气吞天地,掌透八荒,却见驭龙主八方不动,硬承烈掌,罪佛竟势力屈三分;倏然杀生剑再现,杀生罪开之际,断罪巖佛光冲天,杀戮魔氛顿化无边佛力。
       而在天佛断罪巖内部,罪身尊者力守万魔锋,骊无双单刀闯关,一旁静涛君伺机而作。三刑尊者佛门护阵骤现,惊鸿刀式瞬斩而出,地裁、人判应招而战,一战一辅双双牵制骊无双,就在这个时候,观视已久的静涛君将要出手之际,烈掌袭入,一阻攻势,来者竟是,罪佛赦无心。
       高峰上,为讨佛魔合体之躯,天道主强势而来,问奈何却是负手以对,拒绝交出。气氛凝结瞬间,一声佛祸非祸,沉喝劈开战端,一掌逼杀取命,云湧月华黯淡;但见佛祸灵巧闪避间,倏然冷动杀机,睁眼化出一罪明今。
       树小屋内,意外之变,白秋枫遭遇虚无控制,夜雨沧神顿陷危境,险象环生。就在白秋枫举刀欲杀夜雨沧神之刻,夜雨沧神忆起小时候遭逢莫名追杀,自己孤苦无依,陷入绝望时,只希望有人可以伸出援手,解救自己。

    第50章:道锋.天扇子
      幽暗的弱水深渊,庞大光晕引人倾目,而在光晕之内,一道霁青殊奇的身影,持云展拂煦,乘风霭之气,静默如万古穹冥,空尘不染。神秘仙道之人道锋天扇子怀抱三光碎玉,乃为闇能所染,不得曝於夜中,否则必毁。
       混沌之扉前,驭龙主欲解封虚无,青阳子一阻魔途,天道主强势挡关。为阻驭龙主释放虚无,青阳子攻势凌厉,天道主尽挡去路,不让龙脑越界;就在此时,驭龙主已将万魔锋聚合战龙、黑暗力量,形成足可开天辟地的极能魔器。
        天佛断罪巖上,时限之战,罪佛赦无心、佛祸非祸,罪之佛、佛之祸,同属极端的存在,无可避免的冲突,就在杀生罪旋动瞬间,划开战端。佛魔合体,元罪业力,两股超世之能,撼动乾坤、颠倒阴阳;而在这个时候,一旁的问奈何静候时机,采取行动。
       而在天佛断罪巖另处,蓝衣覆面人得到指示,掌运浩盛之际,再奏神儒玄章。三刑尊者三止一心,三身一念,三法一如,只见寂然佛界,自天及地笼罩往生无相塔,欲止神乐远播,却是被音波威势所撼,三刑尊者顿陷危境。

    第51章:魔威倾天
      忘天峰上,生死对决,儒门内争兴起争战,眼前义不容情,唯有胜者为王,只见夏承凛初招首见,君奉天神皇之气已有所损,竟是故意承受夏承凛三掌攻势;君奉天积怒为力,怒火彻底爆发之馀,内元急摧绝顶,再度冲破自身界线。
       龙首坡上,青阳子、驭龙主狭路相逢,誓分高下,杀意冷动,驭龙主攻势凌厉,青阳子却是运化太极,仅运道门之招运战;道门极招对上暗龙无尽之力,败势同时,化劲减伤,察觉青阳子的意图,驭龙主运招间,攻势保留三分。
       树林上,三方之战一触即发,佛剑分说对上骊无双,锐利、轻灵,截然异样之刀,式式逼命而来,但见佛剑分说身沉剑稳,尽化攻势;而在另一处,疏楼龙宿一对静涛君,影疾身动,剑势连环,转眼招来式往,不分轩轾。
       悠篁里内,冷夜凄风战端再兴,请君入彀之局,问奈何与佛祸非祸强势而来,三刑尊者面对无匹威能,顿以锁鍊围困佛祸非祸,更配合净琉璃菩萨施展明佛引咒,倏然佛祸身上异样忽现,战局惊变间。

    第52章:地鸣海啸战龙吟
      深海之中,传说中的失落之境,仙山代舆映入眼帘,其上战龙盤踞,旋海怒腾。剑子仙迹气凝霜眼,极目透浪,却见龙魂末端,与地穴紧系难分;就在此时,剑子仙迹以古尘排浪,海中辟界,万千剑气盤旋,隔绝了万倾苍茫。
       悠篁里内,杀劫忽起,穆仙凤凤袖剑如袂飘柔,风舞无迹直逼净琉璃菩萨,但见净琉璃出手果断,欲先制伏穆仙凤之际,不料变数再生,再遇金陵寒鸦刺杀而来;面对双方袭击,净琉璃菩萨负伤在前,万分危急。
        定涛居上,静涛君观凝水面,内心思绪万千,相似的情景下,却是故人青阳子再临此地,欲劝回渊渟无迹静涛君,就在这个时刻,吞日驭龙主突然现身,为双方会面之局再添变数。
        夜风微凉,枫树之下,白秋枫静静而立,覆练术法之际,却见夜雨沧神以白少棠面容立於身後,思考再三,夜雨沧神终於决定将当初白少棠身亡的经过,全数告知白秋枫,包含白少棠屍骨不存。

    第53章:佛劫、舍身、无悔
      公开坪上,当世道门第一人之决,剑子仙迹力挑驭龙主,围观人等屏息以待。风疾尘沙扬,决斗的两人眼中只有对方,倏然初次交手,竟是驭龙主连退三步,随之便是连绵不绝的攻势,惊见对手实力,驭龙主立运战龙、虚无之力。
       高峰上问奈何一阻而来,疏楼龙宿、佛剑分说联手对上佛祸非祸。未及眨眼,第一手交锋已过,为破佛魔合体,御皇剑出惊鸿,势若飞光;佛剑分说足踏明佛圣印,合以净琉璃菩萨佛气引导,却见佛祸非祸身上逆佛之咒骤现。
       天佛断罪巖上,正邪颠倒、善恶不分,面临杀生罪无情贯体,罪佛赦无心,命如风中残灯。逼命之刻,罪佛运劲力断锁链,以垂危之身,不屈不饶的意志,断念开杀;法雷、劫火、真印三刑交迫重创罪佛,折磨凛然的身躯,纵然浴血斑斑犹然屹立不倒。
       白雾道上,名剑绝世全神注意日之玉,却不知身在万般危境当中,赫然察觉自己立於异兽巨舌之顶,危机在即;而在黑霾道内,凄城再见平生最难忘的恩人,也是心中最深的遗憾,皇儒无上,宛若南柯一梦。

    第54章:刀剑决杀
      圣龙口上,青阳子偕同昔月影为完结恩怨再次前来,静涛君冷静以待,但见万魔之招直冲而出,昔月影欲避之际,却是道印锁形,昔月影立受重创,二对一,青阳子顿陷险境;而在同一时间,天道主再次现身,青阳子、天道主为夺回圣龙口,同时而至。
        悠篁里中,月华当空,夜凉如水,剑子仙迹独自一人疗复伤势之馀,再闻冷冽至绝杀气;荒野上,风疾草动,骊无双步步逼近,刀与剑,截然不同的杀意,极端交错。
        境天道内,藉著莫召奴之能,天迹正在监视八歧邪神与死神的行动,两人言谈中,提及虚无之行处处受阻,遂决定亲自打破各自结界;就在此时,为阻末日行动,天迹竟不惜穿越空间,独对八歧邪神与死国之神。
        枫树小屋外,夜雨沧神正在细心教导白秋枫雨枫一族的绝学,明白白秋枫继承圣女的天赋,夜雨沧神将雨枫族的秘笈交与白秋枫,虽是不明所以,白秋枫仍是接受保管,并直言自己仍会隐约看见混沌之扉的存在,听闻此语,秦假仙等人忧心忡忡。

    第55章:意外的变数
      葬日坡上,为夺第九道龙魂,青阳子、驭龙主双方人马倾巢而出。甫照面,即是全力以赴,只见驭龙主天刑急扫、断天怒斩,决裂死斗於焉揭开序幕;青阳子、驭龙主刀锋激烈冲突,就在此时奇兵骤现,只见青阳子龙魂入体,又将为这场至极争斗带来何种影响。
        另一方面,二度对战,再无多馀之言,佛剑分说一对骊无双,刀剑在握,燎原无尽战火战激烈;而在他处,静涛君对上昔月影,虽是立场殊异,但双方心中各自了然。
        心筑情巢内,元佛子、净琉璃菩萨遭遇残存的魔气袭身,全神戒备,暗处夏承凛伺机而动。面对虚无之力,净琉璃菩萨、元佛子同运至圣之招,欲以圣气强压邪气,而在这个时候,却见夏承凛挺身而出,圣气浩然尽释弥天魔能。黑霾道内,凄城手握刀剑,决杀眼前伪装皇儒无上者,但对手似能窥探心神,使得凄城虽然刀剑无双,却是招招落空;数招过後,凄城内心有数,虽是负伤沉重,内心却是异常平静。

    第56章:奈何有邪
      平川原上,长草轻曳,一夜飞苍西风尽,骊无双再次挑战剑子仙迹,只见来者初定,待者如故,一静风云不惊,一动刀鸣破空;心知骊无双有备而来,剑子仙迹直言就以三招试约,胜败划分。
       魔流缺口外,迷濛浓雾遮眼,隐约可见一处千山石壁,为了找回白秋枫之心,独孤无行与夜雨沧神不惜前往炽炼界边陲之地,挺而走险;就在独孤无行进入诡异险地之际,现场飓风如利刃回旋,扑面而来。
       魔宇忌土上,天道主再为自身力量而来,昔日因虚无催化自身执念,让天道主重新复甦世上,但终究身为人类体质,即使凭藉意念转变,亦无法全数接受虚无力量;为使天道主脱胎换骨。
       哲龙窟内,儒门天下地底深处,隐密非常之地,心识受制的慕仙凤与金陵寒鸦於冰榻上双双沉眠,就在此时,久违的倩影英姿,犹如手上白梅玉枝,经霜傲寒再绽风华,翩翩而至。

    第57章:三教归一
      德风古道外,道儒最终战,吞日驭龙主兵临德风古道,夏承凛沉势以待,未改从容。儒道联军围杀圣龙口人马,兵力优劣立分高下;八龙气劲直冲无相塔,随即无相塔崩毁,驭龙主虽是分神天道主算计,面对夏承凛激烈攻势,仍是游刃有馀。
       心筑情巢内,夜雨沧神平静坚定,欲将自己心脏换与白秋枫,让白秋枫重获新生,不再为虚无影响;而为了完成夜雨沧神的心愿,密室之内,净琉璃菩萨全力施为,再展佛门至高之术,夜雨沧神视线逐渐迷濛。
       明河西风内,为求神儒玄章解法,墨台辟邪与昔月影,双双一寻医仙玑之助,只见赤色蜻蛉聚集成字,形成了音魂不散,诛心可解;就在此时,徐风吹皱明河水,一人乘玄绀绛驺娉婷而至。
       女萝殿内,战端再起,紫聆儿现出紫龙鳞衣,消失现场,阎神三令不见其踪,气极败坏,后凤翎眼见三人被一名孩童戏耍,却是哈哈大笑;紫聆儿取出身上携带的棒棒糖,巧计胜过阎神三令,对於紫聆儿如此熟悉阎神三令的特性,后凤翎深感意外。

    第58章:战龙鸣、天下无敌
      葬日坡上,昔时吸纳龙脑,八龙聚体,一挫三教顶峰,睥睨天下,而今四面楚歌,命如危卵的驭龙主陷入绝境,面临三教人马生路禁封。遭逢龙魂之力受制,驭龙主步步陷危,三刑尊者把握时间再以罪鍊困锁驭龙主。
        悠篁里上,夏承凛亲率三教联军,并一奏神儒玄章围攻而上,玄音操夺心识,疏楼龙宿弹琴以抗,使得剑子仙迹必须独对同为正道之人。剑子仙迹心中无奈,攻势犹收七分力,然而千军万马却是蜂拥不断。
       心筑情巢内,变数再起,邃无端众人逼杀而至,莫召奴等人谨慎应对,面对往生无相塔忽现,莫召奴众人不敢大意,冷声落、杀风生,锋鸣烈战,骇慑天地;就在此时,莫召奴忽然提掌攻向邃无端,同时,叶飘零竟是以剑直刺邃无端身躯,以鬼气术法将邃无端功体封锁。
        混沌之扉外,道门龙印巍峨而立,虽是威能万钧,但虚无之力仍然不停扩散,使得封印逐渐产生裂缝,但在此刻,天道主缓步而上,欲与虚无作下交易;天道主破坏昔日两道万魔锋之龙柱,想藉此换得虚无力量。

    第59章:佛剑明王
      荒野上,六字莲华接殊胜,无间狱中一人来,面对九龙在身的青阳子,佛剑明王降世而现,一步千丈尘浪,一剑九华莲心,就在双方刀剑交会刹那,青阳子顿感无量佛威,龙魂恶气顿遭压制;佛牒、杀生罪,双器并行,佛剑明王真言轻诵间,渡化九龙战魂蕴含之恶气,青阳子豁劲抵御,竟是不敌。
       白羽境天道内,就在君奉天鬼魄回归之际,皇剑孤辰准备行剑,名剑绝世忽尔阻止,口出惊人之语;名剑绝世询问白羽忘云僧,当初消灭鹰族、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是谁,未料白羽忘云僧面现迟疑,终於吐出真相:凶手便是自己。
       浩瀚宇宙内,面临独孤无行意外之剑,夜雨沧神遭遇暗算,身受重创;就在此时,独孤无行透露当初寄体於风僧等人,逐渐熟悉控制人体的方式,更发现圣女白秋枫身上的力量并不完整,方故意让夜雨沧神与白秋枫之心合而为一,让虚无真正脱离禁锢,沧神虽是受创,仍决意一阻虚无。
       定涛居外,穷途末路、四面楚歌的静涛君,拖著一身伤躯回来,记起往事历历,意气风发,而今重回居所,却是这般情景;就在此时,静涛君再遇骊无双逼命之杀,但见骊无双骊无双冷杀一刀,划开酆都死门,面临绝命逼杀,重伤垂危的静涛君闭目就戮。

    第60章:诸神之乱,逆神七皇
      无瑕居内,旧地重踏,夏承凛仍感前尘如昨,憾恨愿想犹是深执难放,面对玉离经、鬼麒麟再次前来,各为理念的双方,功元倾尽,尽付终招!极势相冲之馀,两人同受震撼,纵是血溅成泓,亦难胜心念执著,玉离经强耗命元。
        心筑情巢之内,接受二度换心的白秋枫,在昏迷几日之後终於转醒,明白夜雨沧神为自己作下的一切只能失落悲伤,拿著莫召奴交与自己的书信,道别的内容尽千言万语也难写全;白秋枫茫然走回枫树小屋,风动之间,静立等候。
        地狱之内,死神意外帮助天迹,一对灭世之威的八歧邪神!天迹明白表示自己乃为制造契机的关键,目的便是为了拖延邪神祸害世间;八歧邪神闻言,直指毁掉白羽境天道,才能阻止三魔入世。
        荒野上,鹜落霜洲,雁横烟渚,分明画出秋色,黄昏时刻,剑云、剑雨舞剑练武,再掀新的篇章,就在此时,熟悉的行道者玄真君应时渡红尘,面对武林腥风血雨,深谷内的雪白奇人以飞丝导引药气入体,抑制自身病痛。

[2] 

霹雳魔封角色介绍

编辑
  • 剑子仙迹
    演员 剑子仙迹
    与佛剑分说、疏楼龙宿并称三教先天,乃道门不世出的先天高人。心性无为,率真豁达,是严肃中又带着轻松幽默,与些微腹黑讽刺的世俗矫情的言谈、笑看江湖,外表看似不理江湖喧闹,实则为最关心中原安危的先天剑者。
  • 疏楼龙宿
    演员 疏楼龙宿
    儒门天下龙首,亦是三教顶峰之一,华丽无双是为其口号,机敏好辩,极为自信,过着逍遥自在的隐居生活,但其作为却颠覆儒家传统的形象,虽谈笑风生,却是隐隐透出坚决果断的冷酷。因挚友剑子仙迹与佛剑分说而再度步入江湖,解救苍生。
  • 佛剑分说
    演员 佛剑分说
    佛教先天,三教顶峰之一,体悟佛理,愿斩尽世间一切恶业,坠入无间亦不悔的慈悲佛者。得天佛尊赠与佛牒,开启其艰辛的修行之路,个性刚直不阿、正气凛然,在见识过灭绝希望的未来世界之后,更加深佛剑坚定的救世之路,纵然逆天之路艰辛难行,亦是不由分说的一人承担。
  • 莫召奴
    演员 莫召奴
    容貌姣好胜过女子,有东瀛第一美少年之称。东瀛局势混乱,莫召奴因不满鬼祭的横霸作风,遂带着内藏文诏的国宝——泣龙怨来到中原。居于心筑情巢,以温文和雅的气质与满腹经纶,受到武林人士的重视与青睐。为朋友道义踏上武林道,与素还真等正道人士对抗邪魔歪道,智勇双全,是中原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
  • 谈无欲
    演员 谈无欲
    作风强硬,早期脾气比较急进,重生之后较为稳重。个性冷峻,语多讥诮,但偶尔也有无神经、脱线的一面,激越如火,沉冷似冰。
    统辖文武半边天的风采,智慧、武学更上一层,但仍不改其爱较劲的秉性,性格老练、作风犀利,不论脑智、武功、胆识,皆有其过人之处。
  • 净琉璃
    演员 净琉璃菩萨
    为佛门先天高修行成就者,有着菩萨的庄严法相,般若智慧与慈悲心,遵行佛理、仗义渡众,不惜牺牲己身以换取一页书生机,如春风拂人般的亲和,让人不由敬仰。

霹雳魔封新登场人物

静涛君天道主夜雨沧神荧祸夏承凛虚无六弑荒魔印超机
弁邪红元佛子悼魂倌支无足戏无守息尘道百事非别惜楼
默如渊骊无双印邪品归日老休止生戮残首问奈何莫如絮
白少棠白秋枫玉儒无瑕天下枭昔月影叶飘零宁真君式阎刀
绋儿烟愁客罪佛赦无心血镰刀布尸骸副住持冬雨赤坊令
名剑绝世皇剑孤臣米多白有孝火邪风邪弈魔九余辉
笔相墨非刀帅剑令紫聆儿东皇霖东皇宇东皇天下
四杀神 独孤无行残风夜流星录琼海方尽墨夜凋心一曲魂
狼虎双杀鬼夜无僵天刑体真止地裁随缘止人判分别止佛祸非祸吞日驭龙主后凤翎
夜幕吞光道锋天扇子明河影灵宵烛幽佛剑明王剑云剑雨胡离

霹雳魔封登退场表

章节日期登场退场
第1章2018年11月23日六弑荒魔(光球形态)、夜雨沧神(光球形态)、虚无(光球形态)、昔月影业途灵(再登场)、印超机荧祸弁邪红元佛子玉儒无瑕夏承凛悼魂倌支无足戏无守归日老休止生戮残首息尘道百事非莫如絮魙天下葛衣生弁邪红
第2章2018年11月23日命真君(回忆)、华真君(回忆)、尊真君(回忆)、宁真君(回忆)、天道主骊无双别惜楼默如渊印邪品问奈何(回忆)、白少棠白秋枫夜雨沧神(正式登场)支无足戏无守印邪品
第3章2018年11月30日天下枭六弑荒魔(正式登场)归日老休止生戮残首
第4章2018年11月30日问奈何(正式登场)、疏楼龙宿(再登场)、穆仙凤(再登场)、金陵寒鸦
第5章2018年12月07日冬雨白少棠
第6章2018年12月07日紫阳子(再登场)宁真君(回忆)
第7章2018年12月14日式阎刀净琉璃(再登场)
第8章2018年12月14日绋儿(回忆)式阎刀
第9章2018年12月21日烟愁客虚无(侵体风僧白云剑天下枭
第10章2018年12月21日皇剑孤臣蝴蝶君(再登场)、公孙月(再登场)、古小月(再登场)、剑随风(再登场)
第11章2018年12月28日罪佛赦无心、白有孝副住持
第12章2018年12月28日夏戡玄(回忆)、血镰刀布尸骸名剑绝世录琼海(浮岳形态)、凌虚七仙(浮岳形态)
第13章2019年01月04日赤坊令血镰刀布尸骸
第14章2019年01月04日赤坊令暝邪无妄大千释儒
第15章2019年01月11日楼千影
第16章2019年01月11日
第17章2019年01月18日弈魔、火邪风邪烟愁客火邪风邪君奉天
第18章2019年01月18日
第19章2019年01月25日易函舆、弈魔
第20章2019年01月25日九余辉
第21章2019年02月01日玉儒无瑕
第22章
2019年02月01日醉饮黄龙(再登场)、刀无极(再登场)、天刀笑剑钝(再登场)、漠刀绝尘(再登场)、笔相、墨非、刀帅、剑令
第23章2019年02月08日
第24章2019年02月08日
第25章2019年02月15日四杀神默如渊百事非
第26章2019年02月15日慎恒之敬天怀
第27章2019年02月22日紫聆儿
第28章2019年02月22日
第29章2019年03月01日东皇霖、东皇宇凝尘
第30章2019年03月01日
第31章2019年03月08日风僧白云剑天道主
第32章2019年03月08日死神(再登场)
第33章2019年03月15日叶飘零
第34章2019年03月15日笔相、墨非、刀帅、剑令
第35章2019年03月22日独孤无行残风夜流星东皇天下别惜楼云忘归
第36章2019年03月22日天道主(复活)
第37章2019年03月29日
第38章2019年03月29日录琼海(正式登场)冬雨
第39章2019年04月05日豁青云
第40章2019年04月05日方尽墨、夜凋心、一曲魂、狼虎双杀鬼、天刑体真止地裁随缘止人判分别止狼虎双杀鬼
第41章2019年04月12日
第42章2019年04月12日夜无僵莫如絮、心魔

霹雳魔封音乐原声

编辑
万魔皆封(霹雳魔封第一片头曲)
作/编曲:贾爱国
作词:曹山子
演唱:千译
挥剑魔封问侠道(霹雳魔封第一片尾曲)
作/编曲:贾爱国 [3]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二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二
末世苍穹(霹雳魔封第二片头曲)
作/编曲:丁天牧
演奏:乔莎宏(吉他)
作词:蔺蔺
演唱:自从
相思夜(霹雳魔封第二片尾曲)
作/编曲:丁天牧
演奏:丁天牧(吉他)
作词:饱米花
演唱:刘家芳 [4]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三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三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二 霹雳魔封原声带CD-1曲目 [3] 
编号
曲目名称作者
长度
01烽火末日英雄路(霹雳惊涛总收幕曲)曲/编曲:丁天牧03:02
02元圣天锋(夏承凛武曲)曲/编曲:贾爱国03:29
03天道主(天道主角色曲)曲/编曲:风采轮04:04
04渊渟无迹(静涛君角色曲)曲/编曲:黄建秦03:25
05夜雨沧神(夜雨沧神角色曲)曲/编曲:贾爱国03:56
06怀璧明罪(问奈何角色曲)曲/编曲:丁天牧03:32
07天落九曜罪青霄(问奈何武曲)曲/编曲:丁天牧03:12
08骊无双(骊无双角色曲)
曲:隐剑47
编曲:唐廸歆
电吉它/贝斯/木吉它:隐剑47
03:10
09紫霞弥天掩三光(天道主武曲)曲/编曲:风采轮03:22
10六弑荒魔(六弑荒魔角色曲)曲/编曲:孙敬凡05:01
11虚无(虚无角色曲)
曲/编曲:隐剑47
电吉它/贝斯/合成器::隐剑47
04:31
12群魔狂想曲(魔类共用武曲)
曲/编曲:隐剑47
电吉它/贝斯::隐剑47
04:04
13一罪若邪(荧祸武曲)曲/编曲:丁天牧03:14
14荧祸守心(荧祸角色曲)曲/编曲:丁天牧03:34
15寒光冷照(昔月影角色曲)曲/编曲:孙敬凡04:01
16澹然玄寂(元佛子角色曲)曲/编曲:黄建秦03:35
17夏承凛(夏承凛角色曲)曲/编曲:贾爱国03:35
18沧浪开道(静涛君武曲)曲/编曲:黄建秦03:10
19一剑枯寂(叶飘零角色曲)曲/编曲:黄建秦04:04
20圣战(君奉天壮烈曲)
曲:隐剑47
编曲:唐廸歆
电吉它:隐剑47
女高音:孙恺弦
03:09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二 霹雳魔封原声带CD-2曲目 [3] 
编号
曲目名称作者
长度
01万魔皆封(霹雳魔封第一片头曲)
曲/编曲:贾爱国
词:曹山子
演唱:千译
04:07
02岁月涟漪(昔月影之歌)
曲/编曲:风采
轮词:廖明治
演唱:风采轮
04:40
03千年轮回(白秋枫之歌)
曲/编曲:风采
轮词:风采轮
演唱:风采轮
04:42
04挥剑魔封问侠道(霹雳魔封第一片尾曲)曲/编曲:贾爱国04:11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三 霹雳魔封贰原声带CD-1曲目 [4] 
编号
曲目名称作者
长度
01末世苍穹(霹雳魔封第二片头曲)
曲/编曲:丁天
牧词:蔺蔺
演唱:自从
吉他:乔莎宏
04:12
02绝世无情(名剑绝世气势曲)曲/编曲:贾爱国03:44
03万代河山满江红(疏楼龙宿新武曲)曲/编曲:黄建秦03:49
04儒门龙首(疏楼龙宿新角色曲)曲/编曲:黄建秦03:40
05奉天逍遥演奏版(天迹 君奉天情境曲)曲/编曲:贾爱国04:01
06岁月涟漪演奏版(昔月影情境曲)曲/编曲:风采轮04:42
07凤凰舞天阙(莫召奴武曲)曲/编曲:风采轮03:31
08訞异魔城(訞异魔城场景曲)曲/编曲:孙敬凡04:11
09万魔之尊(虚无气势曲)
曲/编曲:隐剑47
小提琴:杨欣瑜
04:32
10兄妹情(白少棠与白秋枫情境曲)曲/编曲:孙敬凡04:37
11名剑绝世(名剑绝世角色曲)曲/编曲:孙敬凡04:14
12悦皇神都(悦皇神都场景曲)曲/编曲:黄建秦03:26
13凄雨红叶魔之剑(夜雨沧神武曲)曲/编曲:贾爱国03:16
14剑映千秋月(昔月影武曲)曲/编曲:风采轮03:44
15千年轮回演奏版(白秋枫抒情曲)曲/编曲:风采轮04:42
16神儒玄章(神儒玄章乐曲)曲/编曲:贾爱国03:09
17杀生剑(罪佛赦无心武曲)曲/编曲:黄建秦03:21
18天道大格杀(道门壮烈曲)曲/编曲:黄建秦04:50
19相思夜(霹雳魔封第二片尾曲)
曲/编曲:丁天牧
词:饱米花
演唱:刘家芳
吉他:丁天牧
03:44
霹雳英雄音乐精选七十三 霹雳魔封贰原声带CD-2曲目 [4] 
编号
曲目名称作者
长度
01创世之行(霹雳惊涛片头曲)
曲/编曲:丁天
牧词:曹山子
演唱:小魂
04:00
02犹豫之剑(风月莫容的考验)曲/编曲:丁天牧03:18
03师徒至情(叶小钗与凌绝顶抒情曲)曲/编曲:贾爱国03:45
04败者无悔(长日锟鋙悲壮曲)曲/编曲:孙敬凡03:27
05尘世梦(谈无欲和炎无心之歌)
曲/编曲:风采
轮词:廖明治
演唱:风采轮
04:30
06惊涛骇浪演奏版(凌绝顶气势曲)曲/编曲:丁天牧03:57

霹雳魔封关联作品

编辑
DVD
  
第1章:霹雳魔封
封面人物:青阳子
发行时间:2018年11月23日 19:00
第2章:真正的道主
封面人物:夏承凛
发行时间:2018年11月23日 19:00
第3章:圣龙吐焰:见证道门之巅
封面人物:夜雨沧神
发行时间:2018年11月30日 19:00
第4章:寒光冷照昔月影
封面人物:静涛君
发行时间:2018年11月30日 19:00
第5章:墨剑遗恨
封面人物:骊无双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07日 19:00
第6章:释剑戒刀、无常之手
封面人物:白少棠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07日 19:00
第7章:玄天六阳的真相
封面人物:天道主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14日 19:00
第8章:道威震天下
封面人物:默如渊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14日 19:00
第9章:佛威会魔掌、风云惊天地
封面人物:荧祸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9:00
第10章:变局、局变
封面人物:元佛子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9:00
第11章:情决,不归途
封面人物:昔月影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28日 19:00
第12章:神儒玄章
封面人物:罪佛赦无心
发行时间:2018年12月28日 19:00
[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