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正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留正(1129年—1206年),字仲至。永春昭善里留湾(今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桃城镇留安村)人。南宋宰相,清源军节度使留从效六世孙。
留正历孝宗、光宗宁宗三朝,是名副其实的“三朝元老”。 [1]  为政清正廉明,文武并用。官至签书枢密院事、左丞相、少师、观文殿大学士等,封魏国公。卒年七十八岁,追赠太师。宝庆三年(1227年),追谥忠宣。著有诗、文、奏议、外制二十卷,今已佚。
本    名
留正
别    称
留忠宣
字    号
字仲至
所处时代
南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泉州永春
出生时间
1129年
去世时间
1206年
主要作品
诗、文、奏议、外制二十卷
主要成就
廉吏
官    职
左丞相、少师、观文殿大学士等
爵    位
魏国公
追    赠
太师
谥    号
忠宣

留正人物生平

编辑

留正宰相赏识

绍兴十三年(1143),绍兴三十年(1160年)第进士,授南恩州阳江尉、清海军节度判官龚茂良番禺,正言在法:劫盗赃满五贯死,海盗加等。小民饵利,率身陷重辟。请镂梓海上,使渔民户知之。民始知避。用茂良荐,赴都堂审察。受到宰相虞允文的赏识,荐于帝。

留正文武并用

得对,正言:国家重文而轻武备,祖宗以天下全力用于西夏,承平日久,边不为备,至敌人长驱而不能支。今当改辙,应文武并用。孝宗嘉叹,书札中要语下三省施行。知循州,陛辞。留正指出:“士大夫名节不立,国家缓急无所倚仗”。靖康金人犯阙,死义者少,因乱谋利者多。今要恢复崇尚名节。孝宗非常高兴,翌日谕辅臣:留正奏事,议论耿耿,可与职事官。除军器监薄,历官考功郎官太常叶义问恭简,留正覆谥,说:“义问将兵出疆,不知敌情真伪,及金犯入边塞,督视寡谋,几至败事。下太常更议,时论韪之。擢起居舍人,寻权中书舍人。光宗自东宫朝,顾见留正,谓左右相说:修整如此,共人可知。乃请于上,兼太子左谕德。正言:记注进御,非设官本意。乞自今免奏御。诏留正。为中书舍人兼侍讲,兼权兵部侍郎,除给事中。张说子荐往视镇江战舰,挟势游观,沉舟溺卒,除知平章门事、枢密副承旨,留正封还词头。洪邦直除御史,留正说:邦直为邑人所讼,不宜任风宪。兼权吏部尚书,他指出:“用人莫先论相,陛下志在恢复,而相位不能任辅赞恢复大宋,望另精选人才,与图大计”。时在任宰相益不满,以显谟阁直学士出知绍兴府侍御史范仲芑劾前帅贪赃六十万,有诏责。留正明其非辜,御史怒,并劾留正,降显谟阁待制、提举玉隆万寿宫、后寻复职。知赣州,奏减上供米。不报,及留正为相,一万八千石。知隆兴府。进龙图阁直学士、四种制置使,兼知成都府。平四蜀折租价,岁减酒课三十八万。

留正密授方略

乾道初,羌酋奴儿结越大渡河,据安静寨,侵汉地几百里。正密授诸将方略,擒奴儿结以归,尽俘其党,羌平。进观文阁学士,寻诏赴行在。正在蜀以简素化民,归装仅书数,人服其清。淳熙十四年(1187)除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同知枢密院事。孝宗密谕内禅意,拜右宰相。一日奏事,皇太子参决侍立,上顾谓太子说:留正纯诚可以信托。光宗即位,主管左右春坊姜特立随龙恩擢知门事,声势浸盛。正列其招权预政状,乞斥逐,上书犹未决。会副参阙,特立谒留正说:上以丞相在位久,欲迁左相,叶翥张枃当择一人执政,未知孰先。留正奏之、孝宗大怒,诏特立提举兴国宫。孝宗闻之,说:真宰相也。

留正豫建太子

宋绍熙元年,进左丞相。留正谨法度,惜名器,豪发不可徇私。延赵汝愚首从班,遂与之共政。用黄裳为皇子嘉王翌善。嘉王感疾,留正言:陛下只有一子,隔在宫墙外非便,乃令早留正元良之位,入居东宫,则朝夕相见甚顺。又奏:太子,天下本。传旨说: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庙社稷。汉文帝即位,即建太子。本朝皇子居冢嫡,有未出。而正储位者。皇子嘉王既居冢嫡,出朝已久,宜早正储位,以定天下本。再月不报。

留正直言敢谏

检《汉文帝纪》及本朝真宗立仁宗典故,并吕诲张方平两奏,节其要语缴奏。上不豫,外议汹汹,留正与同列间至福宁殿奏事,处分得当,人情以安。进申国公。孝宗疾浸平,留正乞归政,不许。初,留正帅蜀,虑吴氏世将,谋去之。至是,朝廷议更蜀帅,留正言:西边三将,惟吴氏世袭兵柄,号为 吴家军,天下不知有朝廷。遂以户部侍郎致仕。及吴挺死,吴曦世袭。正力请留曦环卫,遣张诏代挺。后数年,吴曦入蜀,卒稔变。《寿皇圣政》成,进少保,封卫国公。李端友以椒房亲,手诏除郎,留正缴还,上不纳,复执奏说:昔馆陶公主为子求郎,宁宗不许。今端友依凭内援,恐累圣德。 姜特立除浙东副总管,寻召赴行在,绍熙五年(1194),留正引唐宪宗吐突承璀事,乞罢相。孝宗批:成命已行,朕无反汗,卿宜自处。留学生正待罪六和塔,奏言:陛下近年,不知何人献把定之说,遂至每事坚执,断不可回。天下至大,机务至烦,事出有因,则人无异词,可以固执,事出于非。则众论纷起,必须惟是而从。臣恐自此以往,事无是非。陛下台持把定之说,言路遂塞。因留正缴进前后锡赉告敕,待罪范村,乞归田里,不许。寿圣太后将以留冬至上尊号册宝,以正为礼仪使,摄太傅。于是上遣左司徐谊旨,正复入都堂视事。是行也,待罪凡一百四十天。册宝礼成,拜少傅,封鲁国公。留正力辞。五年正月,孝宗疾革,留正数请车驾过宫。一日,上拂衣起,留正引裾泣谏,随至福宁殿门。留正退上疏,言极激切。六月戊戌,孝宗崩。光宗以疾未能执丧,留正率同列屡奏,乞早正嘉王储位,又拟指挥付学士院降诏。寻有手诏:朕历事岁久,念欲退闲。留正得之始惧,请对,复不报。即出国门,上表请老,末说:愿陛下速回渊鉴,追悟前非,渐收人心,庶保国祚。留正始议以孝宗疾未奔丧,宜立皇太子监国;若终丧未倦勤,当复辟。设议内禅,太子可即位。时从臣郑甘奏与正同。既而赵汝愚以内禅请于宪圣,留正说:“建储诏未下,及此,他日必难处论;既违,以肩舆逃去;及嘉王即位,尊皇帝为太上皇帝,以留正为大行攒宫总护使。宁宗即位,留正入谢复出。宪圣命速宣押,时汝愚亦以为请,宁宗亲札,遣使召留正回朝。侍御史张叔椿请议留正弃国之罚,乃徙叔椿吏部侍郎,而正复相。入贺,且请车驾一出,慰安都人心;及定寿康宫南向,撤去新增禁旅。诏悉从之。进少傅,屡辞不拜。留正奏言:“陛下勉徇群情,以登大宝,当遇事从简,示天下以不得已之意,实非颁爵之时”。韩侂胄浸谋预政,数诣都堂,正使省吏谕之说:此非知青 日往来之地。诧胄怒而退。会经筵晚讲赐坐,正执奏以为非,上不。侍御史黄度论马大同罪,正拟度祉补外,上知其情,除度右正言。正请推恩随龙人,孝宗说: 朕未见父母,可恩及下人之事?积数事失上意,诧胄从而间之。是年八月,手诏正以少师、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寻又以谏议大夫张叔椿言,落职庆元元年六月,诏正以上皇付正手诏八字进入,宣付史馆。复观文殿大学士。初,刘德秀重庆入朝,未为正所知,谒正客范促黼请为言,正说:此人若留之班行,朝廷必不静。乃除大理簿,德秀憾之。至是为谏议大夫,论正四大罪,褫职,自是弹劾无虚岁。以张釜言,责授中大夫光禄卿,分司西京邵州居住。越年,令闲住。给事中谢源明封还录黄,量转任南剑州,再许闲住。留正复任光禄大夫、提举洞霄宫。上章乞纳禄,诏复元官职致仕。又以御史林采言,依旧官光禄大夫致仕。俄复观文殿学士、金紫光禄大夫。嘉泰元年,进封魏国公,才恢复少师、观文殿大学士。

留正病逝

开禧二年(1206)七月,留正病逝,年七十八,赠太师。宝庆三年(1227年),追谥忠宣。

留正主要成就

编辑
留正从政四十余年,清正廉明,直言敢谏;尤其是主政期间,谨法度,惜名器,举贤才,而且在宫廷斗争波谲云诡之中能宽容大度,一心为公,毫发不干以私,孝宗称其“纯诚可托”,“真宰相也”,是为南宋中期一位贤相。

留正人物评价

编辑
脱脱:谋大事,决大议,非凝定有立者不能也。周必大、留正一时俱以相业称,然必大纯笃忠厚,能以善道其君,光、宁禅受之际,惧祸而去,其可为有立乎哉? [2] 
王夫之:①呜呼!人君之忍绝其心,公为不孝以对天下而无怍者,唯光宗独耳。……于是而留正之咎,不能逃矣。……正之所自处者,谏不从则去而已。……知不可相,而不去之于早;其去也,又且行且止,反覆于郊关,以摇众志;举动之轻,适足资奸邪之笑,久矣。……正为大臣,上被孝宗之知遇,内有两宫太后之倚任,诚能忘生死以卫社稷,而救人伦之斁绝,夫不有雷允恭、任守忠之家法乎?……正乃无故周章,舍大臣之职,分其责于百僚,招引新进喜言之士,下逮太学高谈之子,一鸣百和,呼天吁地,以与昏主妒后争口舌之短长。……若留正诸人者,任气以趋名,气盈而易竭;有权而不执,有几而不审;进退无恒,而召物之轻;生死累怀,而不任其害。宜乎其为庸主、悍后、奄人所目笑,而不恤其去留者也。 [3]  ②舍忠定而他求,为耆旧者则留正尔。时艰则逃之江上,事定则复立廷端,其不足以规正宫闱、詟服群小也,久矣。正而可任也,亦何至倒行逆施以致有今日哉?其复起也,聊以备员而已矣。 [4]  ③秦桧擅,而赵鼎、张浚不能遏;侂胄专,而赵汝愚、留正不能胜;似道横,而通国弗能诘;君子之穷也。 [4] 
蔡东藩:光、宁授受,事出非常,留正以疑惧而去,独赖赵汝愚定策宫中,始得安然禅位,汝愚之功,固不可谓不大矣。 [5] 
范文澜:周、留都是朝廷上反战官员的代表。 [6] 

留正个人作品

编辑
所著有《诗文》、《奏议》、《外制》二十卷,今已佚。

留正家族成员

编辑
儿子:留恭、留丙、留端,皆为尚书郎。孙子:留元英,工部侍郎;留元刚,起居舍人。

留正后世纪念

编辑
泉州士民因他历官三朝,在他居住的地方立“三朝元老”坊,后称三朝巷。

留正宋史记载

编辑
留正,字仲至,泉州永春人。六世祖从效,事太祖,为清远军节度使,封鄂国公。绍兴十三年,第进士,授南恩州阳江尉、清海军节度判官。
龚茂良守番禺,正言:「在法:劫盗脏满五贯死,海盗加等。小民饵利,率身陷重辟。请镂梓海上,使户知之。」民始知避。用茂良荐,赴都堂审察。宰相虞允文奇之,荐于上。得对,正言:「国家右文而略武备,祖宗以天下全力用于西夏,承平日久,边不为备,至敌人长驱而不能支。今当改辙,使文武并用。」孝宗嘉叹,书札中要语下三省施行。
知循州,陛辞,言:「士大夫名节不立,国家缓急无所倚仗。靖康金人犯阙,死义者少,因乱谋利者多。今欲恢复,当崇尚名节。」上益喜,明日谕辅臣:「留正奏事,议论耿耿,可与职事官。」除军器监簿,历官考功郎官。太常谥叶义问「恭简」,正覆谥,言:「义问将兵出疆,不知敌人情伪,及金犯边,督视寡谋,几至败事。」下太常更议,时论韪之。
擢起居舍人,寻权中书舍人。光宗自东宫朝,顾见正,谓左右曰:「修整如此,其人可知。」乃请于上,兼太子左谕德。正言:「记注进御,非设官本意。乞自今免奏御。」诏从之。
为中书舍人兼侍讲,兼权兵部侍郎,除给事中。张说子荐往视镇江战舰,挟势游观,沉舟溺卒,除知阁门事、枢密副承旨,正封对还词头。洪邦直除御史,正言:「邦直为邑人所讼,不宜任风宪。」
兼权吏部尚书,言:「用人莫先论相。陛下志在恢复,而相位不能任辅赞。望精选人才,与图大计。」时相益不乐,以显谟阁直学士出知绍兴府。
侍御史范仲芑劾前帅脏六十万,有诏核责。正明其非辜,御史怒,并劾正,降显谟合待制、提举玉隆万寿宫。寻复职。知赣州,奏减上供米,不报。及为相,蠲一万八千石。知隆兴府。
进龙图阁直学士、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平四蜀折租价,岁减酒课三十八万。乾道初,羌酋奴儿结越大渡河,据安静砦,侵汉地几百里。正密授诸将方略,擒奴儿结以归,尽俘其党,羌平。进敷文阁学士,寻诏赴行在。正在蜀以简素化民,归装仅书数簏,人服其清。
除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同知枢密院事。孝宗密谕内禅意,拜右丞相。一日奏事,皇太子参决侍立,上顾谓太子曰:「留正纯诚可托。」
光宗受禅,主管左右春坊姜特立随龙恩擢知阁门事,声势浸盛。正列其招权预政状,乞斥逐,上意犹未决。会副参阙,特立谒正曰:「上以丞相在位久,欲迁左相,叶翥、张枃当择一人执政,未知孰先?」正奏之,上大怒,诏特立提举兴国宫。孝宗闻之,曰:「真宰相也。」
绍熙元年,进左丞相。正谨法度,惜名器,豪发不可干以私。引赵汝愚首从班,卒与之共政。用黄裳为皇子嘉王翊善,世号得人。嘉王感疾,正言:「陛下只有一子,隔在宫墙外非便,乃令蚤正元良之位,入居东宫,则朝夕相见甚顺。」又奏:「太子,天下本。《传》曰:'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庙社稷'。汉文帝即位,即建太子。本朝皇子居冢嫡,有未出阁而正储位者。皇子嘉王既居冢嫡,出合已久,宜早正储位,以定天下本。」再月不报。检《汉文帝纪》及本朝真宗立仁宗典故,并吕诲、张方平两奏,节其要语缴奏。
上不豫,外议汹汹,正与同列间至福宁殿奏事,处分得宜,人情以安。进封申国公。上疾浸平,正乞归政,不许。
初,正帅蜀,虑吴氏世将,谋去之。至是,朝廷议更蜀帅,正言:「西边三将,惟吴氏世袭兵柄,号为'吴家军',不知有朝廷。」遂以户部侍郎丘崈行。及吴挺死,韩侂胄为吴氏地,使吴曦世袭。正力请留曦环卫,遣张诏代挺。后数岁,曦入蜀,卒稔变。
寿皇圣政成,进少保,封卫国公。李端友以椒房亲,手诏除郎,正缴还,上不纳,复执奏曰:「昔馆陶公主为子求郎,明帝不许。今端友依凭内援,恐累圣德。」姜特立除浙东副总管,寻召赴行在,正引唐宪宗召吐突承璀事,乞罢相。上批:「成命已行,朕无反汗,卿宜自处。」正待罪六和塔,奏言:「陛下近年,不知何人献把定之说,遂至每事坚执,断不可回。天下至大,机务至烦,事出于是,则人无异词,可以固执;事出于非,则众论纷起,必须惟是之从。臣恐自此以往,事无是非,陛下壹持把定之说,言路遂塞。」因缴进前后锡赍及告敕,待罪范村,乞归田里,不许。
寿圣太后将以冬至上尊号册宝,以正为礼仪使,摄太傅。于是上遣左司徐谊谕旨,正复入都堂视事。是行也,待罪凡一百四十日。册宝礼成,拜不傅,封鲁国公。正力辞。
五年正月,孝宗疾革,正数请车驾过宫。一日,上拂衣起,正引裾泣谏,随至福宁殿门。正退上疏,言极激切。六月戊戌,孝宗崩,光宗以疾未能执丧,正率同列屡奏,乞早正嘉王储位,又拟指挥付学士院降诏。寻有手诏:「朕历事岁久,念欲退闲。」正得之始惧,请对,复不报。即出国门,上表请老,末曰:「愿陛下速回渊鉴,追悟前非,渐收人心,庶保国祚。」
正始议以上疾未克主丧,宜立皇太子监国;若终丧未倦勤,当复辟。设议内禅,太子可即位。时从臣郑湜奏与正同。既而赵汝愚以内禅请于宪圣,正谓:「建储诏未下,遽及此,他日必难处。」论既违,以肩舆逃去。及嘉王即位,尊皇帝为太上皇帝,以正为大行攒宫总护使,宁宗即位。入谢,复出。宪圣命速宣押,时汝愚亦以为请,上亲札,遣使召正还。
侍御史张叔椿请议正弃国之罚,乃徙叔椿吏部侍郎,而正复相。入贺,且请车驾一出,慰安都人心;及定寿康宫南向,撤去新增禁旅。诏悉从之。进少傅,屡辞不拜,奏言:「陛下勉徇群情,以登大宝,当遇事从简,示天下以不得已之意,实非颁爵之时。」
韩侂胄浸谋预政,数诣都堂,正使省吏谕之曰:「此非知阁日往来之地。」侂胄怒而退。会经筵晚讲赐坐,正执奏以为非,上不怿。侍御史黄度论马大同罪,正拟度补外,上知其情,除度右正言。正请推恩随龙人,上曰:「朕未见父母,可恩及下人耶?」积数事失上意,侂胄从而间之。八月,手诏正以少师、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寻又以谏议大夫张叔椿言,落职。
庆元元年六月,诏正以上皇付正手诏八字进入,宣付史馆。复观文殿大学士。
初,刘德秀自重庆入朝,未为正所知,谒正客范仲黼请为言,正曰:「此人若留之班行,朝廷必不静。」乃除大理簿,德秀憾之。至是为谏议大夫,论正四大罪,褫职,自是弹劾无虚岁。以张釜言,责授中大夫、光禄卿,分司西京,邵州居住。明年,令自便。给事中谢源明封还录黄,量移南剑州,再许自便。
复光禄大夫、提举洞霄宫。上章乞纳禄,诏复元官职致仕。又以御史林采言,依旧官光禄大夫致仕。俄复观文殿学士、金紫光禄大夫。嘉泰元年,进封魏国公,复少师、观文殿大学士。开禧二年七月,薨,年七十八。赠太师。
正出处大致如绍熙去国,耻与姜特立并位而待罪近郊,五月复入,议者犹惜其去之不勇。首发大议,蚤正嘉王储位,遂致言者深文,指为弃国,岂弘毅有所不足耶?或问范仲黼:「留、赵二公处变不同如何?」仲黼曰:「赵,同姓之卿也;留则异姓之卿,反复之而不听,则去。」闻者以为名言。
有《诗文》、《奏议》、《外制》二十卷行于世。宝庆三年,谥忠宣。子恭、丙、端,皆为尚书郎。孙元英,工部侍郎;元刚,起居舍人。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近代史 行业人物 历史 人物